「習核心時代」來臨給香港的啟示

這幾天,香港媒體都有報道和評論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那六中全會到底說了些什麼?有人用一句話概括:「習核心」從嚴治黨。這個概括抓住了關鍵,但不夠全面。此次會議可用兩個關鍵詞概括:「習核心」和「從嚴治黨」。兩者有何不同?前者指向單一,確立「習核心」就是為了從嚴治黨;後者的意思更為豐富,確立「習核心」不僅僅是為了從嚴治黨,還有為了治國理政、為了全面深化改革、為了迎接國內國外各種挑戰、為了應對中國「走出去」可能遇到的各種問題、為了實現大國崛起戰略。

如何解讀「習核心時代」的來臨?如果簡單地解讀為強化集權、個人崇拜、專制主義,有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六中全會的公報也明確提出「對領導人的宣傳要實事求是,禁止吹捧」。可見,官方要求維護的是核心的政策和權威的決定,而不是對習近平本人阿諛奉承。中共作為世界第一人口大國、第二大經濟體的執政黨,在這個時候確立習近平是中央的核心、全國的核心,不僅是中共全體黨員的共同意志、共同心願,更是國家需要、戰略需要。「習核心時代」的確立,也給香港以啟示。

「習核心」是應對挑戰的需要

歷史規律告訴人們,凡非常之時,必出非常之策。中共第一代領導人毛澤東核心地位的確立,是在紅軍長征途中,當時有全軍覆滅之危險。第二代領導人鄧小平核心地位的確立,是文革動亂之後,當時中國有「被開除地球球籍」的危險。第三代領導人江澤民核心地位的確立,是「八九」政治風波之後,當時西方國家對中國全面制裁、蘇聯和東歐劇變,中國在國際上非常孤立,有崩盤的危險。 此次「習核心」的確立,也不是偶然的,從中可以看出習近平勇於擔當、善於應對,並且可以看出國內外各種挑戰的嚴峻形勢。

從內部看,「啃硬骨頭」需要核心。習近平曾多次說,中國的改革開放搞了30多年,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到了他接任的時候只剩下「硬骨頭」了。「硬骨頭」讓習近平本人和中共高層感到非常頭痛。如果還是沿用過去的「九龍治水」運作模式,改革寸步難行,必須有人敢於站出來,一錘定音。另外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是反腐敗:習上台之後抓了許多貪官,獲得國內外普遍好評;但反腐敗形勢會不會逆轉?在治本之策沒有實施之前,誰也不敢對此持樂觀態度。因此,需要以核心凝聚合力,徹底改變政治生態。

從外部看,大國崛起需要核心。19世紀中葉以來,中國的現代化進程屢屢被列強打斷;現在,中國又一次處在大國崛起的關鍵時刻。現有的大國是否願意看到中國崛起?中國這一次能不能順利崛起、和平崛起,都有許多未知的風險等在前面,從東海、南海的風波已經可以看出端倪。在此情况下,中共作為執政黨,必須有一個關鍵的核心。

中國是個大國,任何地方的風吹草動,都有可能「牽一髮而動全身」。「習核心」的確立,將使中央的權威得到加強。中央在大是大非問題上,一定會以底線思維來處理,絕對不會放棄底線。所以,中央今後維護國家統一的態度會更加企硬。

回歸以來,中央在處理香港許多事情上非常寬容。比如,以往行政長官赴京述職,座位的安排都採取會見的形式,行政長官與國家領導人平行而坐;比如,反國教運動,令中史教育邊緣化,有違《基本法》的精神,中央並未深究;再比如,基本法普及不夠,一些香港人士明顯違反基本法的言行,只要沒有造成嚴重後果的,中央並未嚴格追究。但這也造成了一些不好的現象,一些人得寸進尺、屢闖底線,甚至公開對抗一國兩制和基本法,以至於催生了港獨勢力。

可以預測,中央今後將嚴格按照基本法的要求處理香港事務。香港的法治精神從哪裏體現?不是港英時代的法律,也不是「國際慣例」,而是基本法。基本法是「戒尺」,不是「彈簧」,無論哪個界別、哪個黨派、哪個組織,無論持什麼政治觀點,都不能違反基本法。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中央,今後如遇特殊情况,不排除啟動全國人大釋法的可能性。

中央遏制港獨不會手軟

港獨分子整天在做夢。他們所謂的「香港建國」、「香港民族」是無稽之談,無任何令人信服的依據和生存的空間。他們宣揚「到2047年,香港有權進行全民公決」是曲解基本法、欺騙民眾。基本法對「50年不變」的定義指的是香港保持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變,並非回歸50年就可以選擇是否脫離中國。他們與台獨勾結,試圖借力活動,豈不知在中國國力日盛、兩岸經濟依存度愈加緊密、兩岸親情不斷加深的背景下,台獨勢力同樣沒有生存空間。他們幻想獲得美國政府的支持,豈不知美國政府也不敢明目張膽地支持港獨,就算美國某些組織會暗中支持港獨,也是見不得天日的,且能力有限。在大國關係中,歷來都是國家利益至上,而經過多年韜光養晦的中國,實力已今非昔比,在處理大國關係上的籌碼很多。

實際上,中央對港獨勢力的抬頭,已經有足夠的關注。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和中央領導對於涉港澳論述超過30次。以往,對港澳方針的表述比較籠統:「保持長期繁榮穩定」;後來,逐步調整為「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並重。去年,習近平在接受梁振英述職時又指出,香港一國兩制實踐出現了一些新情况、新問題,中央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堅持兩點,一是堅定不移,不會變、不動搖,二是全面準確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不走樣、不變形,始終沿着正確方向前進。那麼,如果港獨勢力讓一國兩制偏離了方向怎麼辦?特區政府有責任依法糾偏。如果超出了特區政府的權力範圍和能力範圍又怎麼辦?「習核心」的表態釋放出強烈信號:中央絕不會坐視不管。「習核心時代」的來臨,應該也必須給香港以啟示。

作者是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副會長、香港僑界社團聯會永遠名譽會長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