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粉集氣」失效 往後會怎樣?

特首選戰告一段落,林鄭月娥當選,輿論隨之轉向她如何籌組新政府,以及如何落實政綱。惟回顧整場特首選戰,仍有一大問號——為何曾俊華可以如此「集氣」?相信大家還記得曾俊華團隊在選前「落區衝刺」的一幕:大批市民夾道歡呼、爭相拍照,聲勢較泛民候選人於5年前、10年前參選時還要厲害。滿城「薯粉」,教部分民主派和抗爭路線中人不勝唏噓,感慨「港豬」當道,竟還讓打着「反對人大8.31」的民主派選委們「all in」一名不會反對人大框架和《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特首選舉候選人。

「薯粉」大「集氣」,由建制高官搖身一變成為香港人一時風頭無兩的精神領袖,最常見的理由是曾俊華團隊超卓的公關策略。感動人心的小品、讓人鼓舞的金句,再加上對手林鄭月娥被冠以「CY 2.0」的標籤,相形見絀下,使曾俊華的臉上閃出了香港政治人物久違了的風采。不過,這類「公關萬能論」似乎把問題過於簡化。其一,難道香港市民就真的只滿足於公關技巧?他們就真的是一頭頭容易滿足的「港豬」?他們就不明白曾俊華也是建制中人?其二,能夠持續地於社交媒體得到正面評價,並在不同地方的街頭得到大批市民支持,而且當中沒有「收錢造勢」的傳聞,相信這不會單純是公關計劃能夠做到的政治效果。

捕捉港人渴求「休養生息」心態

曾俊華團隊的成功之處,在於精準地捕捉了香港人渴求「休養生息」的心態。經過梁振英政府5年來的日子——國教怒吼、普選爭議、佔中風波、雨傘運動、旺角騷亂、港獨爭議,還有大大小小的抗爭,香港在這短短數年間,所經歷的集體動員實在多不勝數。無日無之的抗爭動員,或許讓更多人覺醒,但也少不免使人有「政治動員疲勞」的現象。就算再熱血的社運支持者,相信亦難以應付一場又一場「巷戰」,更何况是一般老百姓?

此外,近年香港出現了「社運反動員」的現象。即是說,有愈來愈多親建制的集體動員。每當有大型遊行、爭議政策以至是公開論壇,如今都總有正反兩方的示威和集會人士。當然,親建制的示威集會,人數未必多,不時更被傳媒指部分相關人士涉嫌收取利益,但無疑這會增加了參與社會運動的成本。至少,每當參與社會運動,人們都預計有可能碰見「反對聲音」,或要跟對方罵戰,有時甚至會有肢體衝突。

有2003年七一大遊行後,香港市民對示威遊行抱有一種「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想像,覺得參與社會運動大致是安全的,而且成本較低,沒有人身安全或遭受檢控的風險。然而,近年香港社會運動開始轉型,反思「和理非非」路線是否已經失去了抗爭意義,勇武路線隨之而起,執法機構與示威者之間的衡突日增。近年法院就部分示威者判刑,亦使市民意識到抗爭運動愈來愈不再是「低成本」的「親子嘉年華」活動。

「集氣」有抗爭意味 沒犧牲的沉重

社會集體動員次數日增,建制反動員漸成常態,再加上參與抗爭運動已慢慢不再是「低成本」的「嘉年華」活動,都會導致「政治動員疲勞」的現象。曾俊華團隊的競選工程,正好回應市民對香港政局感到疲勞的無力感。我相信,市民都明白曾俊華是一名建制派人物。大家未至於忘記曾俊華數年前的「中產論」,以至是2011年因為提議把6000元注入市民的強積金戶口而引發的大規模示威。不過,在周日的選舉之前,香港市民仍覺得在一片「赤化」的建制世界中,仍有一名看來形象清新、說話較為「貼地」的香港高官,而且所舉辦的「集氣」活動亦「平易近人」——跟大型道具「打個卡」,輕輕鬆鬆地揮揮手、叫叫口號,便可以安全地表達了「反對西環治港」的信息。「薯粉集氣」的政治感覺,既有抗爭的意味,但沒有犧牲的沉重,可謂是容易入口、老少咸宜。

可以成本較低方式抗爭

然而,如今大家既已夢醒,看見塵埃落定,這種「政治動員疲勞」將會如何發酵?

首先,是社會上始終會多了一批人堅定地投入抗爭運動。集體動員是一種情緒的累積和爆發。雖然未必人人能應付頻繁的政治動員的疲勞,但總會有一批又一批的人被集體動員的情緒所感染,並增加了日後參與集體行動的機會。如今一些廣為人知、持續發酵的抗爭運動,諸如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關注棕土用途等,正是由過往10多年一次又一次的集體動員所累積起來的公民社會力量:2003年反對灣仔利東街重建、2006年起保衛天星及皇后碼頭、2009年反高鐵運動以至近年呼籲社會關注新界土地政策等。

其次,即使人們未必參與每一場的集體動員,但亦可以其他成本較低的方式展開抗爭。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使香港的政治光譜除了泛民和建制外,多了自決派和本土派的陣營。再上一回的區議會選舉,有不少新晉「傘兵」成功擊敗了現任建制派議員。投票以至是策略配票,成本都較示威抗爭為低。近年投票率屢創新高,而且選舉結果因為市民自發的投票策略而變得較難預測,都可視之為一種抗爭意識。此外,市民透過社交媒體「報料」,揭發疑似「種票」、「一屋數姓數十票」、「掌心雷」等醜態,亦是成本可控的抗爭手法。

民間耳語使抗爭意識成為生活常識

曾俊華高民望落選,也許會加劇了部分市民的政治疲勞、無力感與失落。不過,事情不會就此告一段落。香港大概不會因而出現萬人空巷的抗爭場面,但真普選和「西環治港」的文化感覺,將會化為種種的生活點滴,讓抗爭意識變作大家會心微笑的「港式潮語」、在手機上會「按讚」和「些牙」(share)的截圖,以至是一些只有香港人才會明白的笑話。這些看來無關宏旨的民間耳語,可能較新聞、國歌、課本以及一切的官方論述更具感染力,使抗爭意識無聲無息地成為生活常識。

文:陳智傑

作者是恒生管理學院傳播學院助理教授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