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齋餅糉」和「地區工作」

今屆區選,我有大批學生要去做採訪功課。有同學舉手問:「那XXX是屬於什麼派別?這人也『蛇齋餅糉』。」原來年輕學生的理解中,凡是搞旅行團、搞海鮮餐的,就不是「正派」候選人。

下班之後,我在居所樓下遇到一位只有廿來歲的候選人。我住在一個中產社區,現任議員做了幾十年。那位挑戰者說,三年前他已在這區開始做「地區工作」,現在是某立法會議員助理,尚算有經濟收入。

我向他查問怎樣做「地區工作」,他娓娓道來,除了接受居民的投訴,好像樓上漏水等個案,也一定要搞旅行團:「一定要搞,不搞沒法建立街坊網絡。」他表示,參加的主要是婦女和長者,他還提及搞活動心得:「新界一日遊也好,山頂觀光也好,一定要有購物環節,街坊才會滿意。」

他解釋,相比起「對手」,他的旅行團收費會較高,每程貴十多二十元,可能對方有資源,能夠補貼旅費;他就要靠跟旅行社講價,最後以成本價成團。幸好這區是中產客,似乎也不太介懷團費。其實,無論泛民還是建制,大部分區議員似乎都逃不過搞旅行團來聯絡街坊感情。至於是否用大筆資源去補貼活動,變相向選民長期提供小恩小惠,才是關鍵。其實「蛇齋餅糉」和「地區工作」有時是一線之差。

近年有個別區議員希望少搞吃喝玩樂的節目,提出從地區推動規劃、環保甚至民主等抽象題目。不過,到了打選戰,還是逃不過實際的民生題目。四年前我曾替一位環保人士助選,他在政綱提出要推動有機農業,但始終要為街坊解困。我記得當時他晨早起牀,到巴士站觀察半天,核實巴士是否有脫班或遲到狀况。區議會這麼細小的選區,居民關心貼身需要,是人之常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