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香港獨立」:扣帽子文化入侵香港?

早前香港有立法會議員被人在機場襲擊。一如過往的,相關負責的治安或保安單位,對於某些立場或身分的被害者,似乎無法發揮多少保護的效果。在這次事件中疑似有黑社會涉入,是次台灣警方的迅速行動,把以「治安良好」為傲的香港比下去,使身為香港人的我們感到尷尬。

自從五六十年代的暴動以來,部分政治派系動用流氓組織,政治暴力在香港從不是什麼新鮮事物。即使縱容他們令香港作為自由都市的聲譽受損,相信已不是目前的香港政府會在意的事情。我們再怎樣譴責,相關人士也是無動於中。不過若說要贏取國際的同情,那對比我們更和平的日本和台灣,的確是有點效果的。

這一次值得留意的地方,並不是暴力,而是那些襲擊者指控受害者,將襲擊對方的理由說成是因為對方「支持香港獨立」。但是就我所知道和接觸的,該被襲擊的議員或所屬政黨,他們的政治主張從來都沒有「香港獨立」,而他們也未曾發言公開支持過「香港獨立」,卻被指控為「香港獨立」與「台灣獨立」的串連。

事實上,這也不是唯一案例。早前本港團體「時代思進」發動香港保衛戰75周年紀念,參與人士扮演當年守衛軍,穿著相關的制服舉行活動,卻被部分媒體指控為「港獨軍隊」、招搖過市。無論如何,相關的遊行最多只能說是扮演歷史中存在過的香港義勇軍,而發起人也否認這個活動是「香港獨立」相關活動。這樣直接指控這活動就是支持「香港獨立」活動,應該不僅是失實;用中國的說法,這是「扣帽子」。

香港並不是沒有支持「香港獨立」的團體以及群體,甚至根據之前一個調查,支持「香港獨立」的市民可能超過100萬人。但有一點是很顯然的常識,一個人公開承認支持「香港獨立」,你才可以說那個人支持「香港獨立」。假設支持「香港獨立」的人有100萬人,但香港的人口超過700萬,其餘600萬人沒有公開支持「香港獨立」之前,你都不能說他是「香港獨立」的支持者。

以上的案例,都是當事人否認或沒有承認過支持「香港獨立」,在主觀的指控甚至是誅心論下,被指為「香港獨立分子」。而相關的新聞流到中國的網站時,你可以看到很多回應都是說「打那些香港獨立分子打得好」,這樣的新聞早已使一些未曾支持「香港獨立」的人「被香港獨立」。無疑,在一個欠缺新聞自由的國家,我們不能期望當地人會習慣查證真偽;但我們可以看到,這種行為怎樣扭曲公眾的思考。

倘風氣持續 幾百萬市民都陷入危機

如果這種風氣持續,那代表未曾表達過支持「香港獨立」或中立的人,隨時都會被強加任何他們沒有支持過的政治立場。這包括了香港幾百萬市民,都陷入這種危機。如果香港人可以在沒有公開表示支持「獨立」時,也可以在沒有證據下被扣上支持「香港獨立」的帽子,任意被襲擊和鞭撻的話,那麼最終出現的效果,無疑就是逼上梁山,也在間接刺激社會出現「揑造一個理由再去攻擊人」的文革風氣。

原文載《明報》觀點版(2017年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