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錢流口水」的傳媒大亨

「(特朗普參選總統)對美國可能很不好,對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卻非常好。」((The Trump candidacy) may not be good for America, but it’s damn good for CBS)——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行政總裁Leslie Moonves。

想不到真的出了一個「十月尾驚訝」!還以為告一段落的「電郵門」,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10月28日發信通知國會,表示再調查後,又「鹹魚翻生」,再次成為可能左右今年美國總統大選的事件。

特朗普執起這條「翻生鹹魚」向希拉里猛打當然是意料中事,傳媒乘機炒作也不在話下。各種民調亦反映了這個「驚訝」的影響,顯示兩名候選人距離突然拉近,11月1日更有美國廣播公司(ABC)與《華盛頓郵報》所作民調,表示特朗普已反超前希拉里一個百分點!

但筆者仍然相信,希拉里當選的機會較高。即使全國選民意向因為今屆大選的特殊性而不斷改變,起碼大選前一周為止,數個關鍵州如科羅拉多、密歇根、威斯康辛等,雖然新一頁「電郵門」的確對希拉里有影響,選舉人票(electoral vote)的分佈,仍然傾向民主黨。這「十月尾驚訝」,對我這種比民主黨還左很多的自由主義者來說,不安當然難免,但不會過分擔心。

狹窄的傳媒報道

選舉人票的資料,其實非常普及;可信度頗高的分析,各級傳媒俱有報道,網上更隨時隨地查得到。然而,主流傳媒報道的重點,卻着眼於全國選民(popular vote)的民調,當中固然有反映各地民意的重要性,但選情戲劇性緊湊的炒作,應該也是重要因素。配合了特朗普煽動性言論及形象的渲染,今年大選,嘩眾程度比往屆嚴重得多。

文首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行政總裁Leslie Moonves的話,是他今年2月,大選仍在初選階段所講。這番話公開後,無可避免地惹起了一番議論。Marco Rubio,另一名共和黨總統初選參選者,更加把這句話印上傳單,引為傳媒偏袒特朗普的證據。Moonves其後出來「補鑊」,辯稱這句話是在摩根史丹利舉辦的商務會議內說的笑話;但他特別指出,特朗普這種候選人,的確讓各傳媒機構賺多了很多錢。結果,5分鐘熱度過後,事件就從大眾意識中退下了。

傳媒與政治這種互動,很大程度闡明了每次總統大選,很多我們這些與主流思維有差距的美國自由派,雖然禁不住關心,仍然不忘啟動心底裏那份經多年對美式民主失望而培養出來的犬儒。

因為變得愈來愈膚淺的美式民主選舉,已經逐漸失去藉投票改善國家的功能。這也是很多不滿現狀的美國人,踴躍支持特朗普的主要原因之一。因為他們知道,心目中的理想國家,已不能透過選舉行動達到。沒錯,美國的自由派與保守派,正是一體的兩面。

顯示新聞界隨波逐流心態

其實Moonves的一番話,很值得美國人及全世界關心政治的人詳細思考。美國有絕對的新聞自由、健全的新聞監察傳統、精密的傳媒組織架構,很可能是人類歷史上資源最充足的新聞行業;優良的新聞專業訓練,竟然會出現這種見到錢「流晒口水」的傳媒機構總裁,及踴躍地提供嘩眾新聞的傳媒行業。事關重要的總統選舉、決定性的選舉人票,在報道中不受應有的重視,顯示了新聞界隨波逐流地give the people the news they like(為人民提供他們愛看的新聞)心態。而對特朗普聳人聽聞的言談趨之若鶩,因為「見錢流口水」的取向,自然習以為常。

傳媒的道德操守危機

事實上,美國傳媒正面對着嚴重的道德操守危機。我多年來往美國與香港兩地,近年更可在網上隨時讀到兩地新聞,經常發覺美國傳媒,包括名譽昭著的《紐約時報》及《時代》雜誌,對香港、中國、亞洲的報道,與我在香港報紙讀到或親身感受到的,都有嚴重出入。至於規模較小或聲譽較低的主流傳媒,例如每天清晨7時30分在香港明珠台播出的NBC Nightly News(國家廣播公司晚間新聞),則更等而下之。在現今的全球化時代,這種以美國或西方為中心(western-centric)的新聞操守,令我這個美國人非常痛心。

新聞與利潤

同樣值得思考的,是Moonves關於傳媒機構利潤的解釋。新聞界在自由市場運作,很客易出現價值上的衝突,例如「the people’s right to know」(人民知道的權利)的原則,因為利潤的原故,會被妥協為「what the people like to know」(人民喜歡知道的),因此需要有效監管。然而美國傳播新聞業,自上世紀80年代列根總統任內取締了重要的「Fairness Doctrine」(公平要義)後,1990年代克林頓任內又通過Telecommunications Act,大幅度鬆懈了傳播媒介的管制,助長了大規模跨界集團的膨脹,新聞界「見錢流口水」的取向愈形凌厲,並從電子媒介傳到印刷媒介。新聞界與財金政治的關係,糾纏更深。明顯地,美式民主受到的影響,也愈來愈嚴重。

這個情况,9月份Al Jazeera(半島電視台)的The Listening Post節目,有很精闢的報道。本文對Moonves與美國傳媒的討論,頗受其啟發。我家收不到半島電視台,但外遊之際,在酒店都盡量收看。半島電視台雖然歷史及資源不及西方傳媒集團深厚,新聞取向也自有其偏頗之處,但大致上很具操守。而因為其中東背境,更經常能提供脫離或甚至質疑西方霸權思維的報道。西方超級大國總統選舉的新聞,中東傳媒有更好的報道,真諷刺!

文:何思穎

作者是電影研究者,來往於香港及美國華盛頓州

原文載於2016117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