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法律權威」者也應尊重法治精神

任何一個沒有偏見的人都清楚,今次人大釋法本是不得已而為之的選擇。梁頌恆、游蕙禎違憲違法辱國辱民,特區行政和立法機關對兩人能否重新宣誓出現分歧,訴諸特區高等法院裁決,香港各界群情激憤,呼籲通過釋法能夠一錘定音,解決立會亂象。在此情况下,人大對《基本法》第104條做出司法解釋,阻止港獨分子入會。誰是因?誰是果?其中的邏輯線條再清晰不過了。但近來卻有一些「貌似法律權威」的人發表的許多觀點,不僅顛倒因果關係,還混淆法律關係。既不顧基本事實,更不講法治精神,堪稱謬誤!

「法律權威」也好,「貌似法律權威」也好,都是法律界人士,或者與法律界沾邊,首先都應該尊重法治精神;而尊重法治精神首先就要尊重基本法。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還談什麼法治精神?

謬誤一:釋法即修法論

有「貌似法律權威」人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質疑人大的釋法權,認為制定法律的一方解釋法律,必然造成變相擴張法律條文;因而,釋法就會變成修法。這個說法看似有一定道理,但並不能成立。

首先,人大的釋法權不容置疑。憲法和《立法法》明確了人大常委會擁有對法律的解釋權,當然包括香港基本法。香港基本法也規定「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同時,人大也並非把所有的釋法權都抓在手裏:涉及香港內部事務的釋法權,人大授權香港法院解釋;涉及到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中央與香港關係的重大問題,才由全國人大解釋。如果說,香港與內地的法律體系不同,那麼在制定基本法的時候,就已經考慮到兩個法系如何銜接的問題,以授權的方式保證了香港的司法獨立。時至今日還質疑人大釋法權,說明香港一些法律界人士的思維還停留在回歸前。

其次,人大釋法是明確法律規定具體含義,而非擴張。基本法第104條規定「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人大釋法明確了這既是宣誓的法定內容,也是出任該條所列公職的法定要求和條件,不真誠、不莊重宣誓即喪失公職資格,並不得重新安排宣誓;宣誓效忠也是參選的法定要求和條件;宣誓人作虛假宣誓或在宣誓之後從事違反誓言行為,須依法承擔法律責任。這都是對「擁護」和「效忠」的定義和解釋,並沒有擴張原有法律條文。

謬誤二:炒作港獨論

「貌似法律權威」人士還有一個觀點,說港獨是特首炒作出來的:港大學生會《學苑》當初發表港獨言論時,只要不去理會它,就沒事,但特首梁振英在一次講話中突然批評港獨,結果造成了反彈、蔓延。

這個觀點堪稱「獨到」。打個比喻:港獨是一堆屎,被個別人悄悄地弄到了衆人面前,有人說了一聲「臭!」,不去責怪那個弄屎的人,反而責怪那個說「臭」的人,埋怨他故意炒作,「你不說臭,衆人就不關注了嘛;你一說,把事情弄大了」。這就是「貌似法律權威」人士的邏輯:只要你看不見,它就不存在。

事實上,港獨並非偶然。從時間上看,先有佔中,而後港獨出爐;從背景看,各種勢力暗中支持港獨,已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從發展軌迹看,港獨從一開始就沒有停留在「言論自由」上,「文獨」與「武獨」並行、「明獨」與「暗獨」呼應、街頭政治與議會政治配合,早就有一套策略。如果說兩年前有人對港獨認識不清,還情有可原;今天回過頭去看,還說港獨是特首炒作出來的,豈不荒唐!

謬誤三:插手香港論

一些「貌似法律權威」們認為,人大今次釋法是插手香港內部事務。支撐這個觀點的依據之一,就是《宣誓及聲明條例》是香港內部法律,管全國人大什麼事?

這個觀點是不能成立的。宣誓及聲明條例固然由特區發布,但不要忘了基本法規定立法會議員等公職人員在就任前必須依法宣誓。那麼依什麼法?顯然是依據基本法。基本法第1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第11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制定的任何法律,均不得同本法相牴觸」。依法和不依法如何甄別?在香港行政、立法機關以及香港各界有爭議的情形下,只有全國人大做出權威解釋,才有法律依據。梁游的宣誓問題,已經觸犯了憲法和基本法,也違反了香港特區的宣誓及聲明條例,全國人大有責任和義務維護法律的尊嚴。如果全國人大置之不理,則是嚴重失職。

基本法也規定,涉及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中央與香港關係的重大問題,釋法權在全國人大常委會,並未授予香港法院。港獨分子的言行就符合這一條,怎麼不管全國人大的事?「插手論」說明有些「貌似法律權威」既沒有學透基本法,也沒有尊重基本法。

謬誤四:底線變化論

某些「貌似法律權威」還拋出了一個「底線變化論」,認為人大釋法說明中央的底線隨時在變化,今天反對港獨,今後又是什麼?讓港人感到憂慮,擔心香港人的自由、權利被限制得愈來愈小。這是一個偽命題,是對人大釋法的惡意演繹。

法律從來講究用事實說法,「貌似法律權威」人士大概忘了這一條。用自己的推測來證明自己的觀點,他們隨時把「尊重法治精神」掛在嘴上,在這個問題上卻忘了「尊重法治精神」。事實上中央的底線從來就沒有變,也不會變,這個底線就是基本法第1條。回歸以來,中央儘管在一些表述上有所變化,比如以往強調「維護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現在加了一句「維護國家的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但這是對基本法第1條的細化,底線並沒有變。第一句話固然可以體現一國兩制,但細細分析,只有兩句話合起來,才是對一國兩制的最好詮釋,也是對底線的最好描述。

如果說回歸以來有什麼變化的話,那就是以往沒有人衝擊底線,本港市民也沒有特別關注底線。近兩年來隨着港獨勢力浮出水面,他們愈來愈瘋狂地挑戰基本法、否認「一個中國」、衝擊一國兩制的底線,使中央不得不頻頻表態,讓愈來愈多人關注中央的底線。

「貌似法律權威」人士提出的一些觀點貌似正確,但經不起推敲。他們對港獨違憲違法沒有做出激烈反應,對人大釋法的反應卻如此強烈!無論是真正「法律權威」,還是「貌似法律權威」,首先都應該尊重法治精神。

作者是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副會長、香港僑界社團聯會永遠名譽會長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