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學生示威】齊齊寫:吳克儉 和 校方重要人物湯修齊

原來超越人鏈同拍打車身係「不當的表達方式」,回到家中看到教育局秘書如是說,真的豈有此理。

我乘車回家時想着,若果我是一個到臨某校典禮的教育局局長,究竟會如何面對這班聲淚俱下的學生。或許自問不是一個有所作為的局長,自己成個Package更加毫無認受,但基於一點點正常人起碼的同理心,又或者對青少年的體諒和可憐,還是會選擇站出來,看看學生,聽聽幾句他們講甚麼;差一點的,總能夠接過信件,像孫明揚一樣比劃下樣子,以暫息民憤。

但結果這位人兄,就這樣視若無睹,後來聽說他在車子中,篤手機。

天底下沒有比此更衰格更無良的教育局長,對學生關注學生自殺、反對普教中簡教中TSA等問題完全聽而不聞,完全不理會學生是何等關切。除了涼薄以外,還可以算甚麼?而為甚麼學校背後的教育機構,會邀請這位人兄到來?

負責招呼學生舊生們的,不是吳克儉,而是一齊隨侍車旁的湯修齊,教育推廣機構的主席。我在今朝的示威中,還好聲好氣,叫他不要做磨心,就好好讓學生直接把信交到吳克儉手上。但原來湯修齊除了是教育機構主席,他還是政協、以及TSA委員,一個聲言TSA行之有效的建制人物。

湯修齊一面主持公道的客觀模樣,一邊叫學生快點歸位,最後祭出絕活,就是Whatsapp 傳信。他跟學生說有關聯署信經已透過 Whatsapp 傳給吳克儉,而奇怪的是,明明信件還眾目睽睽下夾在吳克儉坐駕的擋風玻璃上,那麼多學生圍着車子,究竟湯先生如何用透視眼和快槍手,在電光火石間把一封長信,外加三百多個聯署極速打好?定抑或事前準備好說辭?甚至二人關係密切到心心相印?我不明白。

若果到最後,湯先生在對外新聞中表示,認為學生的示威方法不恰當,那麼究竟甚麼才是恰當?其實中學生圍車子只是下半段,事情還是有上半段。一朝早學校就已經安排一個所謂的「意見表達區」,其實是在學校的行人入口處,意見表達區外還安排了一列童軍站崗,基本上循行人路的來賓是只能隔着一列人牆,去看到示威學生舊生表達的訴求;而吳克儉呢?他根本就是從學校另一邊的車道,驅車而進;換言之吳克儉根本就不會經過學校一早安排的「意見表達區」。

這是那門子的表達?如果能夠陳列標語, 就代表完事,那為何學校不開放電錶房、升降機糟、又或者天台等等沒有人看到的角落讓人示威?根本就和在荒山野嶺靜坐,沒有分別。又何以要老師們、童軍們當人肉盾牌,用來阻隔示威學生?如果不是學校這種安排,吳克儉又急着要像過街老鼠般逃跑,學生又何以以身犯險擋像局長坐駕,何以要甘冒被警察驅趕乃至拘捕的危險?而學校驅使的是老師和童軍,學生們僅有的卻只是自己的標語和身軀,湯修齊口口聲聲說學生不恰當,背後卻 Whatsapp 傳呼、老師童軍人盾、冷宮角落的示威區,那最基本的道德人格究竟在哪裏?根本由一開始,教育局局長和典禮安排,就經已是把學生逼到爆發邊緣了。

教育局回應說,今早的事件,令校慶蒙上陰影。多謝,吳克儉本人,以至原應尊重的湯修齊,經已是令整間學校﹔陰風怒號、烏雲蓋頂的禍首。

原文及圖片載於作者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