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7家書】給兒女的信:為何我們離開香港

明、朗:

那一天編輯部的哥哥跟我說,有沒有興趣寫一封信給2047的你們。我一口答應,覺得這是一個好的機會去想一想,對你們和這個世界的期許。不過我大概寫不到2047,首先我未必有那麼長命,再說如果要世界變天,又何用三十年?

又或者,我現在年紀都有一點了,我也可以跟你們說一說我以前看見的香港。幾十年前的香港其實有點亂,雖然不至於像你們嫲嫲年青時一樣目無法紀,但是在社會仍然有不少灰色地帶可以鑽營。我們一家幾代都是做建築的,當時我每年新年幫你們爺爺準備一千元紅封包派給工程師和工程監督的日子還是歷歷在目。但是到現在,還有誰夠膽如此明目張膽地派紅包?政府的員工甚至連和承辦商一起共進午膳也不敢。

這聽起來很嚴苛,但也不是壞事。至少以前的工程監管幾乎是一兩個人說了算,現在大家都不敢造假。從腐敗走到現在的一絲不苟,需要的時間並沒有想像的那麼長,實在也不過是從八九十年代起,這三十多年之間的事。

但同樣地,世界要變壞也一樣很簡單。就是過去的二十年之間,曾經令所有人聞風喪膽的廉署,已經令人開始懷疑是不是逐漸變成紙老虎。工程界的回扣比從前又多起來了,那些區區幾千萬的大廈維修也公然圍標。幾多公務工程,也是在準備不足的情況下被行政指令催促開動的?整個業界不分上下,專業被放在一旁,反而被一些不明動機沒有數據支持的行政指令所蓋過。這些情況,只會越來越差,而相信這種營運和道德水平會隨著中國發展而變好的,大概只有董建華和梁愛詩之類才會相信。

見微知著,整個香港也是同一個情況。站在這個崩潰的邊緣,作為父母又怎麼敢跟你期許,二三十年後的香港明天有多美好?你們還小,不知道以前英殖時代,所有大型工程都要與英資公司合營,讓他們分一杯羹。但是到現在,即使沒有特別說出口,不是一樣什麼都有中資參一腳?在我看來,香港其實和被殖民根本沒有分別。我希望你們長大後做自己地方的主人,而不是別人的奴隸。

要改變嗎?想要制定以地方為出發點的政策嗎?由2014年到現在,相信我們已經失去了所有機會。再看看曾俊華和林鄭月娥爭做特首,就知道香港已經卑躬屈膝到只求生活不要太混帳就好。香港人已經放棄了掙扎。

放眼將來,中國要是繼續「強大」下去,香港應該會在不久將來被吞噬,成為一個擁有假外國身份的沿海小城。中國要是倒下,香港過去20年過分依賴中國的經濟應該也會一併崩潰。不論那一手,都不是光明前路。我想,在將來你們一定會明白,即使爸爸我對香港感情多深,也要把你們帶離開香港養育,避免成為香港人的一片苦心。

更重要的原因是,要做一個能夠擁有自由意志,自由地生活和愛惡的一個人,首先要有一片自由的土地。相信和平和公義,不應該是罪。希望你們將來在他方生活的時候,在google上可以找到劉曉波和劉霞還能在一起時的照片,看看他們的笑容多甜美。可以明白不必希望二三十年後怎麼樣,但能夠在當下每一刻擁有像空氣一樣的自由和公義,就已經是最美好。

文:Edk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