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7家書】給女兒關於三十年後的信

昊藍:

妳在九七年出生,今年二十歲,與香港特區一起成長,希望是一種福氣。

從妳小學開始,爸爸寫過五封「家書」給妳,都是由香港電台約稿。今天不一樣,由新晉網媒「評台」邀約,並說希望是寫給三十年後的妳,蠻有創意,也反映了香港傳媒的新生態。

接過邀請後,爸爸在想:究竟我應該假設五十歲的妳在重讀「舊書」以審視「預言」,還是著墨現在研判未來,一如歐威爾(George Orwell)在四十年代創作《一九八四》?爸爸選擇了後者,因為爸爸不想在妳亭亭玉立之時,幻想五十歲的妳在苦讀「遺書」。

同樣道理,「一國兩制」未及一半,爸爸也不想在這個時候為它奏起哀歌。如果真的要鑒往知來,或者五年後當妳二十五歲的時候,會比較合適。可以這樣說:未來五年在林鄭月娥的管治期間,整個社會都應該為「一國兩制」作出中期檢討,然後為它的下半期譜下樂章。

過去二十年,特區領導由保守商人董建華轉至技術官僚曾蔭權,再傳位給紅底強人梁振英,然後又再起用文官出身的林鄭月娥,可謂鐘擺三次。二十年擺三次,五十年可能要擺八次了。不過,爸爸希望,從上而下以糾正錯誤為目標的鐘擺行動最好盡快停止,改以民情民意驅動社會的和平演變。一人一票的價值,正在於此。

昊藍,妳現在唸大學二年級,很快便要出國交流。三十年後,妳從事甚麼行業,在甚麼地方發展,爸爸都很想知道。照我估計,應該不會是民意調查吧。不少朋友對我說:昊藍長大了,選擇社會科學,可以繼承父業了!他們不明白,「子承父業」,其實是一種傳統思想,雖然有其意義,但亦有危機。全民奉行的話,小則窒礙社會流動,大則衍生權力世襲,不利社會開放。因此,爸爸從來沒有期望妳會接手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相反,爸爸希望妳的視野廣闊無邊,超越「一國兩制」,不要拘泥於「香港人」和「中國人」的爭論,做個「好人」,感染社會,事奉世界。

昊藍,爸爸在四十年前進入大學,經歷幾許風雨而仍未離開,算是異數。妳在九七來到世上,在大學裡陪伴爸爸二十年,應該感到不少壓力。希望妳不會覺得生不逢時,而是珍惜生命中每個際遇、每個折騰,然後茁壯成長。

個人如是,社會如是。所謂「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當妳五十歲的時候,希望妳已經領悟到不少人生哲理,在民主自由的國度裡自由自在地與眾人享受文明愉快的生活!

爸爸

2017年6月26日

文:鍾庭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