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台視頻〕「高創意、低技術」──廢柴機械人大戰

文:張穎淇

「廢青」、「廢柴」雖然在社會眼中都是「無好嘢」,可是卻有人以自己的「廢柴」作品為榮。他們便是香港首屆廢柴機械人大戰的參賽者,他們僅以自己有限的技術和無限的創意造出機械人,總之「郁得到就得啦」!這個比賽源於日本,去年由創辦人石川大樹於東京舉辦首屆賽事。比賽規則非常簡單,只要將對手推翻或令到它出界就為之勝出。引入比賽的「香港廢柴大師」Tree和Lucas表示他們歡迎任何設計的機械人參賽;亦認為參賽者並不在乎勝負,比賽帶來的歡樂和創作機械人的機會才是著眼點。

設計加入社會議題 機械人成抒發渠道

因為「廢柴」二字的關係,部份參賽者將自己感到很廢的人與事融入設計當中,既幽默又能抒發情緒。為以風力發電的仿真獸「小廢廢」貼上議員頭像的主人指因為他們於政改方案表決中無投票令她很憤怒,所以將他們貼在「廢柴」機械人上。另外,以塑膠面盆作機械人的「夕陽工業」隊員苦笑說:「塑膠行業跟我身處的行業 (工程業)一樣都是夕陽工業,都北上了啊!所以才有這個概念。」除了「夕陽工業」,「HALT-NONE-NULL」的主人亦稱以垃圾桶當機械人這個概念是來自「程式設計員好低層、好垃圾」的評論,藉此抒發對自己行業的無奈。

隨興與妥協 比賽見盡廢柴精神

由於參賽者都不是科技和機械的專業人士,所以他們必須對自己的機械知識作出妥協。「/」的主人說:「太在乎名字和設計就不夠廢,想到甚麼就用才符合廢柴精神。」另外兩位參賽者「硬硬突破」和「紅色有角三倍速」也異口同聲地表示妥協就是廢柴的精神。「硬硬突破」的主人更無奈地說:「因超重所以落敗也沒辦法,人生就是充滿無奈並需要妥協。」可見參賽者都是很安然地接受「廢柴」的命運。

廢柴機械人大戰或許在別人眼中是一個意義不大的比賽,可是我卻認為它教人意識到適當的隨興與妥協可以於這個競爭大的社會中能讓人心情輕鬆,放下執著。而且,我也頗欣賞參賽者自行妥協、自認廢柴的態度。也許他們的行為暗示著「自己知自己事」,可能會比較容易接受別人的意見,力求改善,總好過那些高官自以為為人民服務卻漠視民意,被人放上「廢柴」機械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