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新時代來臨:特朗普上台的意義

一個新時代來臨:這可以概括特朗普上台的意義。這不僅是美國的新時代,還是世界的新時代;這不是急進全球化的新時代,也不是激烈反全球化的新時代,而是修正全球化的新時代。全球化不能也不應再無限制直線推進下去了。中國古人講「見可而進,知難而退」,對於全球化而言,不能只有直線前進,而是可以有停止,甚至有暫時的後退。另外,全球化應該是公平的全球化,而不是相反。對全球化的修正其實意味着對不夠公平、不夠健康的全球化的修正。

自由貿易也不應始終奉為金科玉律,對它有時也要予以適當修正,用「貿易公平」(此處主要指貿易應公平維護並促進各相關國家的利益等)加以修正。對自由的剝奪固然是自由之敵,對自由的濫用同樣如此。貿易傾銷(乃至匯率操縱等)是對自由貿易的濫用,它其實是自由貿易之敵。而對貿易傾銷等的限制、反制,從長期看實際上是在維護自由貿易,而不是在反對自由貿易。特朗普的政策主張,並不應簡單視為反對自由貿易的政策主張,而是對面臨嚴重挑戰的自由貿易政策予以必要修正,以更長期地維護公平的自由貿易、健康的自由貿易。

國際間人員交往日益頻繁,這是全球化表象之一。此種表象固然有其重大積極意義,但在特定時候也面臨不應忽視的消極影響。各國(包括傳統移民國家)對以往的難民、移民政策適時予以調整,並非不可理解,尤其是基於國家安全方面的考慮——但這種調整不應幅度過大,更不應帶有歧視性(換句話說,政策修正應該是公平且適度的)。還要指出的是,隨着未來全球經濟不確定性持續增加,相當部分國家會面臨不少經濟難題,其國內排外、反難民、反移民情緒也有不斷表面化的可能。在這種情况下,各國應該對難民、移民乃至留學政策重新審視,甚至可以考慮採取適當(而非過度)的限制措施,這樣可以預防國內排外情緒升溫。以後當國內經濟乃至全球經濟明顯好轉時,這些國家可以重新在接收難民、移民、留學生方面採取更積極的態度。

全球領導人也應有新思維

即便特朗普未上台,這個時代也是不確定性持續增加的時代。而特朗普上台,一方面固然使全球面臨更大的未來不確定性,另一方面卻使美國自身能更強而有力地應對未來不確定性。而在這個不確定性持續增加的新時代,全球其他國家領導人,也應該有新思維了——並且愈早愈好。

文:林原

作者是旅加學者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1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