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時代的結束

Page One突然關店的消息,我是回港看社交媒體有人哀悼才知道。跟十多廿年前常常蒲這字號銅鑼灣店的友人說起,友人也感愕然,但一直在香港生活的他竟沒有聽聞,甚至說近年都少去。時代要淘汰紙媒雜誌書本我沒話說,只是,連一間書店也做不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又是土地問題嗎?

書店經營不善,真的跟時代要淘汰書本雜誌有關嗎?我想並不盡然。全宇宙都知道,今時今日還會經營書店,綜合唱片店等店舖,還獨沽一味只賣書賣CD肯定執笠,台灣的誠品,日本的TSUTAYA就是賣文藝氛圍的成功商業案例。前者走文青書店路線,後者則是有點型的藝廊格局,必然有的元素包括咖啡館、精品、花店、香薰、獨特食材/食品、砂煲罌罉等。賣的當然是只此一家獨一無二,不是連鎖超市甚至網上可以找得到的貨色。

坦白說,這樣的誠品,跟我多年前專誠到敦化南路深宵朝聖的誠品,相距甚遠。但試問今天還有誰會像我當年般,去旅行為了找一間書店,出差就找它來消磨時間?跟90後的小朋友這樣說,是會蔑視你的。

所以,我相信Page One的經營不善,很大程度上跟它未能跟時代零售步伐走有莫大關係。我上一次逛它的時候,大約半年前,其尖沙嘴店已經瀰漫一種垂危的氣息。雜誌最新一期是兩個月前,所謂的精品只有送都冇人要的水杯相架年曆,還貼着清倉特賣的告示叫大家搶購呢,看着這些情景,令曾經在這裏燃燒不少青春的我,無限感觸。

跟很多香港人一樣,我的90年代到千禧年代的生活,簡直跟這家書店分不開。約會,殺時間,翻雜誌,買硬皮時裝書,研究外國星座書,全部在這裏發生。總之,當年因工作所需要吸收的時尚養分,全部是這裏無私提供給我。今天,看到它有這樣的下場,絕不止是慨嘆一個時代的結束那麼簡單。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1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