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史

新聞是歷史的初稿。香港人自小所讀的歷史初稿,和13億人民所讀的截然不同;潛而默化下所形成的人生觀、國家觀、民族觀亦自然不同。香港在回歸前回歸後,與內地人民一直讀着兩套迥然不同的歷史。歷史的初稿如是,歷史的定稿亦然。在「一國兩史」下叫香港年輕人認識國家,從何認識?鑑古知今,以何為鑑?

一國兩史三罕見

香港的一國兩制,未有先例。香港中史教育的「一國兩史」,同樣世間罕有。除了「一個國家兩套歷史」為世罕有之外,香港中史教育課程中多達三分之二的內容是古代史,其所佔比例之重,世間罕有。餘下三分之一的近現代史,包含由清朝到2000年。3年中史課程的最後部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內政與外交」。這是認識國家的重要課程,但一個相當普遍的現象,就是老師只教到戰後或1949年「新中國」成立便停止,不教國家的內政與外交。我們歷史教育對國家現代史的輕視,世間罕見。

此外,世界各地的歷史教育,包括中國內地,一般就只有一科歷史。國家歷史是歷史科的一部分。國家歷史可以與世界史或地區史交織學習、融會貫通;亦可以讓國家史自成篇章,成為世界史教材一部分。香港卻是將中史和世界史獨立分科。此亦世間罕見。

在「一國兩史三罕見」之下,香港學生對自己國家歷史的認識愈來愈淺。清朝學人龔自珍曾說:「欲要亡其國,必先滅其史。」這說法誇張了,因為歷史的軌迹證明了通常是「國亡」則「史滅」。國民黨敗走台灣後,國民軍在抗日時期悲壯的歷史在國內便被淡化處理。此乃一例。但是「滅其史」雖不至亡國,仍然危害深遠。香港是一例。

由缺乏認識到缺乏認同

殖民地年代香港的中史教育,暴露了英國人雙重性格的偽善。英國一方面要在殖民地搜盡刮絕,同時誠心維持西方的文明形態。他們在本國注重歷史,在管治香港殖民地時也注重歷史,但注重得狡獪。殖民地時代的香港,中史獨立成科,但課程設計目的不是要培養學生鑑古識今、看透大局、認識國家,而是要學生從三皇五帝開始,生吞硬記每個朝代、不同年號。讀中史成為死記舊事,扼殺學生對中史的興趣和對國家的認識。殖民地時代歷史教育的重古輕今,延續至今。

香港回歸後,中史教育理應改善,讓香港學生將來當家作主參與管治香港時,亦了解自己的國家。2001年中學課程改革,以往課程裏中史並非必修,但獨立成科。課程改革後,每間學校可以按學生所需,以3個不同方法教授中史:其一是繼續將中史獨立成科;其二是將中史與世界歷史合併,成為「歷史科」;其三是將中史的內容,分散納入綜合人文科。學生必須從這3科中選一,故此在一定程度上會接觸到中史。中史從此便由「獨立成科」,變為「非獨立成科但必修」。

5000年中國歷史浩蕩長河,殖民地時代把每一個朝代死記硬背式的教育是因政治動機而預設的失敗。回歸後教育局優化中史課程,實屬應該。但改革後中史科依然失敗,報讀人數持續下跌。2000年中學會考有約4萬學生報考中史,上月初放榜的中學文憑試報考中史的學校考生只得6356人,選修比率只有11%。

雖然中學文憑試與中學會考因選科數目不同,難以直接比較,但修讀中史人數持續下跌,已是不爭的事實。在國內,高中歷史是必修科,修讀的比率為百分之百。香港的中史教育的萎縮,導致年輕人對國家民族缺乏認識。由缺乏認識進而到缺乏認同。今天觀察支持港獨的年齡層,會發現他們大部分是屬於「中史萎縮代」。

歷史是我們的集體回憶

歷史是我們的集體回憶。不知歷史,就是集體失憶。個人患了失憶症,會忘記了家、忘記了家人;集體患了失憶症,便忘記了國家、忘記了民族。稱呼人家是「蝗蟲」時,忘記了自己是「蝗蟲」的後代;稱呼人家為「強國人」時,忘記了祖父母輩做「弱國人」時的悲慘;厭惡共產黨的貪腐時,忘記了香港更貪腐的1970年代,大批警員衝擊廉署總部,以兵變逼政府特赦貪官。香港人並非天生文明,人民步向文明,自有其過程;社會進步,有其步伐。我們有時走在文明前頭、有時墮後。歷史的眼光讓我們把來龍去脈看個明白。有了明白,瞻前時不會盲從、顧後時會學懂寬容。

歷史教育應全球化

在全球化的今天,香港作為國際都會,我們歷史教育更應全球化,把香港史、中國史和世界史三者連結一起並行學習, 縱橫比較,融會貫通。例如當英國人以《大憲章》約制國王權力時、美國頒布憲法以三權分立制衡行政機關權力時,中國則透過諫官、言官來制約皇帝的權力。明朝的言官就是不怕罵皇帝,罵得偏激,才顯出自己存在的價值。歷史佐證了言論自由確實是貫穿中西古今的普世價值。

以縱橫比較方式去探索鴉片戰爭前中外經濟,學生會驚歎當時中國經濟已是全球第一,出口遠超進口。今天美國以大量印鈔的「量寬」方法來解決與中國的貿易負差,當年英國沒有這個金融工具,於是用鴉片為量寬以應付貿易負差。這樣古今中外的探索,才能讓歷史趣味盎然,啓發學生思考。

國家民族苦難 怎可不嘗試去體悟?

我們的香港,就是鴉片戰爭的產物。國家民族過去150多年經歷了長期的苦難、無窮的屈辱。八國聯軍攻陷北京、火燒圓明園、抗日戰爭、南京大屠殺、國共內戰、大饑荒、十年文革、六四、改革開放,這段歷史,作為中國人怎可不嘗試去體悟?今天人民剛剛踏上小康之路,自由民主人權法治還需要努力,從當年被日本的蹂躪,到今天對日本的超越,靠的是數億人民放棄了青春,因為他們的青春是在艱苦和犧牲中奔過。他們的犧牲讓今天的青年享受到青春的幸福。今天青年的幸福是可以天真無邪無畏無懼大叫大嚷「香港獨立」,因為他們沒有歷史的承傳。這能怪誰?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