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兩檢:一個折衷方案

香港每天都發生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既有沒太多上庭經驗的律師,真人演繹被告教控方如何盤問自己;又有忘記土地業權法的大狀語出驚人,來個地上地下主權論來解決一地兩檢的問題, 令全城笑得人仰馬翻。

談到一地兩檢,最近我從倫敦乘坐歐洲之星前往法國。我在倫敦上車,首先通過英國海關檢查證件,隨即通過法國邊防,上車便直抵法國,抵?後毋須再作任何檢查。回程時在法國同樣先通過法國邊防,然後通過英國海關檢查,回到倫敦便毋須再檢查證件。換言之,我前往法國時在倫敦進行一地兩檢,回程時則在法國進行一地兩檢。

西九面對的難題是將南來北往的出入境檢查均集中在西九車站。我先前已曾指出,南來北往需要分開處理。北往較容易解決,離境旅客在西九站先通過香港海關檢查,然後再通過內地邊防檢查證件,內地人員的工作只局限於批准旅客入境,而不准入境的旅客便由香港執法人員跟進處理。在西九站內的旅客仍受香港法律管轄,西九站只提供方便讓內地人員處理入境檢查,不能行使任何其他權力,這個妥協方法大抵仍可以接受。

南來的問題則較複雜,旅客從內地上高鐵,既可在內地中途落車,又可前往香港,那問題便是他何時才離開內地進入香港?由於他並沒有辦理離境手續,因此他只能來到西九才出境。換言之,西九便成為內地的邊防。在西九的內地人員,無可避免地要執行全中國適用的法律,以決定該旅客是否可以離開國內,這就涉及一國兩制的憲法困難。

一個解決方案是在深圳進行南來的一地兩檢,高鐵抵達深圳時,內地及香港海關人員可以在高鐵車廂內進行離境及入境檢查,旅客毋須離開車廂,只要有足夠的海關人員,在車上檢查只需約二十分鐘,即高鐵需在深圳站停留約二十分鐘。由於邊防檢查在深圳進行,這便不涉及一國兩制的問題 。

換言之,這方案是前往內地的旅客在西九站內進行一地兩檢,從內地來香港的旅客則抵深圳時在車上進行一地兩檢,這折衷方法可解決西九現時面對內地在香港執法的困難,唯一代價是高鐵需在深圳站稍作停留。

文:陳文敏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5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