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蚊雞笑話

前警務處長曾偉雄一年前退休,他曾經說,「無興趣從政或從商,最想做社會服務,最好是做年薪一蚊雞的義工」,「高官退休後到私人機構工作受到好多限制,連賣菜都同警察有接觸,所以不會加入私人機構」。

言猶在耳,今年三月他已急不及待向公務員事務局申請,受聘於上市公司震雄集團,出任每周三天,年薪逾一百萬元的策劃師。新職無礙他每月領取公務員長俸。

筍工當前,一蚊雞義工之說就當黑影閃過,一場誤會。曾偉雄解釋,新工作「非從政、非從商,只是做管理顧問,我講過的我認數」,「不為錢,只為興趣,對社會有益的都想做」。梁特領導有方,分明是反口覆舌,都可以講到理直氣壯。

不服可以加入聯署(bit.ly/1NjP7VJ),促請公務員事務局以保公務員隊伍聲譽為由,不批准曾偉雄未過冷河期便食言。

若然曾偉雄將來出任政協或人大,香港市民也不必大驚小怪,事關他去年退休後不久表露過心迹,如果獲邀,願意考慮。

就算外界議論紛紛,曾偉雄都會像處理佔中運動期間「忍辱負重」。反正幾位前警務處長樹立了「榜樣」,鄧竟成貴為全國政協,曾蔭培加入新創建集團,許淇安加入嘉華國際,李君夏加入長和系,亦做過全國政協;反正更差的有前屋宇署長梁展文和前政務司長許仕仁,未退休在職期間,已經與大財團有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

高薪養廉,目的是公務員不受貪污或延後利益誘惑,專心無私地服務市民,因此在職時人工不低,退休後享長俸至終老。曾偉雄離職時月薪二十六萬元,照計長俸每月八萬多元,除非像許仕仁般大花筒,否則退休生活無憂。是薪不夠高?抑或名利欲望無窮?要和市民開這一蚊雞玩笑?

原文載於201658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