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嘴八舌:特朗普真的當選了? 脫歐5.0—I know that feel, bro

在倫敦讀書跟香港最大不同,是同學都來自七大洲四大洋。大家閒談、感興趣的都是世界大事,像美國大選,像英國脫歐,像香港的民主,各自分享「家事」、交換看法。我旁聽一門有關台灣文化與社會的課,班上就有個來頭很猛的美國同學,本身是美國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的教授,專門研究西班牙語系的20、21世紀文學。休假一年,來到倫敦大學亞非學院讀一個碩士學位,希望學好中文。最近幾次見面,他總是有點愁眉心鎖,不是因為中文太難學,而是擔心特朗普當選。

擔心是正常的,當特朗普由上年6月宣布參選,誰想過他可以得到共和黨提名然後選到今天跟希拉里叮噹馬頭?就在幾個月前,很多英國人(準確一點,是支持留歐的英國人)都絕不相信會真的脫歐,就像今天很多美國人(那些支持希拉里,又或者是討厭特朗普的人)都不相信特朗普會贏一樣。為什麼會誤判?就是我們活在回音壁(echo chamber)之內,以為自己了解一切看透世事,同時覺得跟自己持相反立場的人愚蠢無腦。

打碎回音壁 一切有可能

最初說脫歐公投,在倫敦的人大部分都覺得脫歐不可能,只要走在倫敦街頭,你感覺到什麼叫多元文化,不同種族膚色的人都生活在同一天空,這是一種理所當然的價值。只要想到因為排外反移民而脫歐,大概每個倫敦人都覺得這是反智和倒退。但只要稍為離開倫敦,你會得到完全不一樣的景象。我老師住在肯特郡(Kent),就在倫敦的東南面,她說在那邊見到不少反移民的噴字,噴字內容的驚嚇程度比得上「華人與狗不得內進」。這種排外的態度,是生活在倫敦、擁抱多元價值的人不能想像的,但卻真實存在於英國之中。而今年6月的公投結果,證明了決定脫歐或留歐,不是倫敦人說了算,而是整個英國的人投票決定。當我們看看公投結果,整個英格蘭地區,除了倫敦跟寥寥幾個地區之外,脫歐的都是多數。

很多人說,美國總統選舉跟英國脫歐非常不同,至少在選舉制度上就差很遠,英國公投是簡單的少數服從多數,而美國大選則用選舉人票。不過,當特朗普說,今次的美國大選結果會驚天地泣鬼神,不止是英國脫歐的翻版,而且會是英國脫歐5.0(特朗普語「Brexit times five」)。就算沒有人相信特朗普這番話,倫敦人都相信,因為脫歐之後,倫敦人知道一切都有可能,再沒有理所當然。然後看看今天因為脫歐而一團糟的英國,我開始明白這位美國同學為何會擔心得如此滿面愁容。

文﹕亞然@倫敦

編輯:何敏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6年11月6日),圖為「英國獨立黨」(UKIP)前黨魁法拉奇(Nigel Farage,圖)為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站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