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警案 市民輸了

警務處「一哥」盧偉聰表示對七警的判決感到「非常難過」。

請問「難過」是指什麼?難道一哥認為,警察濫用私刑襲擊市民應該逍遙法外嗎?警察襲擊市民罪成,難道紀律部隊的最高負責人不是應該首先向廣大市民道歉,表示「難過」嗎?為什麼一哥眼中只有警察卻忘了服務的市民?

警隊刻意護短,嚴重破壞警民關係。

市民相當理智,不會因為七警案而認為全部警察都是「黑警」。

旺角騷亂,當示威者用磚頭襲擊警察時,即使「黃絲帶」背景人士,也會反過來譴責示威者的暴力行為。成熟的公民社會,是其是非其非,不護短不偏袒。

但可惜,市民的成熟沒有換來警察相同的反應。

警察連承認自己有害群之馬的勇氣都吝嗇,由七警案到朱經緯案,警隊以及一眾狐朋狗黨,站了一個無轉圜餘地的立場:警察沒有犯錯;如果犯錯,也是情有可願,不應追究,否則便是傷害警察士氣。

荒謬言論群妖亂舞,就連特首參選人林鄭月娥都是非不分,力撐警察受到很大壓力情緒失控可以諒解,完全為警察不依規矩濫用私刑尋求理由開脫。

警權愈來愈大,警隊還打算購入水炮車以及殺傷力更強的橡膠子彈,你叫市民如何放心讓控制不了自己情緒脾氣的警察擁有這些大殺傷力武器?

這些護短言論,簡直是告訴社會,投訴警察課以及監警會都是花瓶擺設,因為警隊高層原來認為,要求警察為自己罪行付上刑責是「難過」及傷害警察士氣,你還打算投訴警察嗎?

所以警民關係不會隨着七警案結束而有所改善,因為市民要求的不止是定罪,而是認罪,警察應該承認自己有問題,虛心改善,而不是護短諉過他人。

七警案,敗訴的其實是市民,被毆打最嚴重的是警察專業形象,而行兇者卻是警察自己。

文:曾志豪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2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