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警罪成背後的悲哀

法庭裁定7名於佔領期間涉毆打前公民黨成員曾健超的警員,襲擊罪名成立,總算為這宗轟動社會的案件暫時畫上句號。

七警罪成,令人欣慰的,是本港的法院依然獨立、不受政治干預去處理案件,彰顯公義。不過,更重要的是,但願隨着七警案的終結,本港紀律部隊被招安成為政治任務執行者角色的日子,也同告一段落。

警隊是本港編制最龐大的紀律部隊,他們的使命,本來是肩負保護市民、維護法紀的重責。一場佔中,卻令警方跟市民的關係徹底撕裂,警員多番被質疑對佔領人士使用過度暴力,反而對襲擊佔領者寬大處理,而七警在金鐘暗角進行私刑,襲擊曾健超的事件,更將警民關係推向回歸以來最尖銳的對立面。

在佔領期間,警隊被用作以武制亂的政治工具,其間他們被質疑是否有需要向示威者施放87枚催淚彈,及至發生七警事件後,當時警隊及特區政府的領導者只管盲撐警員,一時形容警員辦事向來「光明磊落」,一時又指警員如「慈母」般保護示威者,不斷令守在前線警員的腎上腺素上升,令他們在前線面對示威者時毫不手軟,敢於以鐵腕「平亂」。

七警當時作出這種失去理性的行為,反映當時警員身處政府領導與示威者的夾縫之間,已對原本只是帶着爭取普選政治訴求的民眾,產生一種仇恨的心態。本來肩負保護市民責任的警員,卻成為打壓民眾政治訴求的政治工具,這是多麼的悲哀。

佔中帶來警民關係的裂痕,事過兩年多,至今傷痕猶在,但願隨着七警案的結束,下任政府的領導人,不要再將警隊用作對付政治異己的工具,讓警民關係得享修補的空間。

文:梁美儀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