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四足跑一世

當十萬個電視節目、專欄、報導都在告訴你,今時今日為人子女慘過快活谷馬匹,連抖暑機會也沒有,天昏地暗日日操操操不停,血未嘔淚已流。身為傳說中「孩子生涯練馬師」成員,你怎也是會堅持「贏在起跑線」這一套對吧?

是的,不知是哪來的自信,十個被人說成怪獸的家長,九個也不覺得自己有異,還有信心自己的子女是「特例中的特例」,只消磨磨其筋骨餓餓其體膚,就可以成為「天降大任的斯人」。結果這一個二個「小斯人」,日日獨憔悴,童年陰影之首,居然是放暑假,比日日飲鉛水還要光怪陸離。

如果人的一生真的是賽場,有人堅信起跑線比終點線重要,將籃足排羽、蝶背蛙自,十八般武藝通通外判出去由教練主理,自己只顧在旁投訴,指指點點隔岸觀火,這畢竟也是一種選擇。但我覺得最起碼,自己的比賽該自己跑。不知從何時起,每一場小童「人生110米跨欄」,都變成了一次又一次的親子三人四足。

你看,子女手腳都給綁得死死,由左右父母護法,連拖帶抱死命向前衝。衝剌中,不忘為子女勤勤消毒:「說粗口都是壞人、用避孕套都是咸濕、佔中甚麼的都是違法」,面不紅氣不喘,還要高聲表示:「我食鹽多過你食米,我是思想守舊,其他人別指指點點誤判我」,「做甚麼也不過是為你好呀!」啪!槍聲一響,每隻青春小鳥就一去不回來。

「別怪我!我怕呀!」家長說。怕?哦,小時怕鯁骨,所以雞魚要起肉親手餵食;中學怕學壞,所以要偷看子女電話facebook;好不容易捱大了,都天子門生了,又怕孩子不懂理財,怕子女會拍拖「曳曳」,所以要交回條參加家長茶會了解了解。還沒完哦,之後還要一起見工、一起辭職、幫手畀首期……

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是吧?你是這樣說服你自己的。結果,這雙手就一直緊扣,百年孤寂,永遠都放不開了。可憐小伙子,原以為自己只有童年被吞噬,但拉勻一生,其實也在父母的控制陰影下成長。陽光不足,枝椏就不健康,空間不夠,大樹也長得不高。家長不是不去愛,卻是不懂愛,結果口中的關愛,都成了子女成長的障礙。

有時,對一個人心死要放手,可好些時候,對一個人心疼,也要學懂何時放手。畢竟,你不可能與身邊的小伙子一路三人四足到老。

噢對了,我並不是家長。「那你怎會明白我們的苦心?又憑甚麼在這指點江山,說三道四?」,其實很多家長也不是做老師的,卻最愛批評老師不懂教書。如果這樣想,全港有資格批評梁振英的,恐怕也只得兩個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