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名字 一段旅程:《月亮喜歡藍》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月亮喜歡藍》(Moonlight,下稱《月亮》) 是黑人導演Barry Jenkins 的第二套作品(首作是2008年的獨立電影 Medicine for Melancholy),以新導演來說,這齣戲充滿驚喜。電影牽涉到黑人社區、同性戀、貧窮,以及毒品等題材,加上具有藝術性的表達手法(網上有人剪了一道短片比較《月亮》以及幾套王家衛電影的畫面/鏡頭運用/調度等;導演亦曾在訪闆中透露《月亮》故事結構靈感來自侯孝賢的《最好的時光》),明顯並不是一部主流商業電影的格局,反而得到不少影評人青睞。儘管如此,電影的故事性頗高,並不「沉悶」(對不喜愛藝術電影的觀眾而言),可以說是一套雅俗共賞之作。

《月亮》簡而清地把主角Chiron的成長故事劃分成三個段落,童年(章節名為: Little)、青少年(章節名為: Chiron)、成人(章節名為: Black)各一段,分別由三位不同的演員飾演:

第一段講述Chiron 的童年。他這時候的花名是 Little,這除了切合地形容這時Chiron 個子矮小之外,也反映他的個性及行徑:喜歡把自我縮細,使自己不被人發現、不需與人接觸,猶如電影一開始他就窩藏在廢屋一樣。這個黑人社區內的一個毒梟Juan就是在道友們常聚居的地點裏發現正在逃避欺凌的Little,把Little帶到自己大宅用膳,翌日送他回家,之後逐漸與他建立了一段父子關係。Juan 並不是那種萬惡不赦的壞人,反而在鏡頭下,他更似是一個好人,一個對弱少抱有關懷的領袖。Little 很清楚Juan對自己的愛護,但與此同時,開始懂性的他發現眼前的「慈父」,實質仍是一個毒梟,更曾經向Little 的媽媽提供毒品,間接傷害著自己家人。在這一個少少的年紀,Little 就被迫要面對這道難題,而他內心潛藏的矛盾亦因他內向的個性而無從舒發。

第二段Chiron 就讀中學,此時的他身型瘦削,性格內斂,在學校遇到欺凌時亦未曾反抗,看似延續著我們早前認識的Little一樣,只是可能因為長高了不少的關係,才不再被稱作Little。只是,即使在這段故事當中差不多所有人都叫他本名Chiron,但他的存在感卻沒有因而增加。這個名字在黑人圈子當中屬於普遍嗎?我不肯定,但Chiron 這個角色就肯定是學校裏一個毫不起眼的學生。再加上,這時候與他投緣的Juan 已經離開了人世,使Chiron更被整個社會忽略。這個狀況直到他開始與朋友Kevin 有進一步發展才有改變。Kevin 給他起了一個花名”Black”,也就只有Kevin 眼中才看到Chiron 的與別不同。後來,我們看到這兩個人的同性戀情感萌芽,而”Black”這個新身份好像給了勇氣去充破Chiron 與Little 一直不敢跨越的屏障。Chiron依靠”Black”這個身份去認識自己,也捨棄了”Little”的保護罩,怎料到後來在這過程中,他一次生事,令”Black”直接取替了”Chiron”,成為主角另一個新的盾牌。

第三段的Chiron 作出了180度大轉變。他自從襲擊同學被捕後,就被關進了青年院,往後命運完全走向了另一方向。長大成人的Chiron 不再是瘦削小子,而是成為一個健碩的毒梟,宿命般走上了Juan 的舊路。這個章節的命名沿用了Kevin 之前替Chiron改的花名Black,比較於上一章節時期的Chiron,這陣子的他更配得起這個稱呼。若果Black 這個名字代表著Kevin 對Chiron 的某種憧憬、一個預示,那這段時期的Black 又是不是他所能想像的呢?Black 在這個章節中重遇了多年沒見的Kevin,而有趣的是,Kevin 沒有再以Black 稱呼他,而是叫他Chiron。多年來披上Black 這個身份的主角,最後要靠繫鈴人為他解鈴,才能重新認識自己,做回自我。

三個章節合起來好比一段自我發現的旅程,由一開始Little 面對種種問題時採取的逃避態度;到Chiron 想要勇於面對自己的性取向,奈何被命運玩弄,造成了無可避免的偏差;後來成為了Black, 外表很強悍,最終重遇舊愛,才能找回自己,坦然面對心中的那位被由始至終被保護著的Chiron。

文:區皓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