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權崩壞的時代

從梁、游二人宣誓的問題開始、然後建制派發動四方八面的攻擊、律政司入稟原訟法庭申請司法覆核立法會主席容許兩人可以再次宣誓的決定、接著建制派製造流會、還有政客提出香港不是三權分立的言論、然後梁君彥決定暫緩兩人宣誓的安排直至法庭有了裁決、政府更改入稟狀要求法庭頒布兩人的議席懸空等……事情的發展不斷向著同一個方向進發:決意要將梁、游二人的議席禠奪。

這次中共借勢打壓「港獨」分子進佔立法會,試圖遏止「港獨」聲音在議會蔓延和社會中擴散,殺一儆百。有人以為中共最終會以釋法來處理二人的宣誓風波,然而中共根本不必出動這招最後殺著,政府及建制派政客已經不惜任何方法和代價,務要完成上級的指示:將梁、游二人完全趕出立法會。

行政主導下的三權分立瓦解

從前我們在小學課本中學懂的行政、立法、司法的三權分立,如今已被那位超然於一切香港制度的特首當為玩弄權術的工具,政府公然以行政手段利用司法制度干預立法機關的決定,還有建制派聯署「要脅」立法會主席向他「逼宮」,目前梁君彥已暫緩梁、游二人宣誓的安排。有人說這是付上最少代價的出路,但是香港一直強調的「三權分立」卻已因此土崩瓦解。

中共針對的固然是兩人的「港獨」立場,建制派卻採取綑綁式的攻擊策略:將所謂的「辱華」問題與「港獨」的主張捆綁在一起,藉著傳媒發動攻勢不斷令兩者發酵、越纏越緊,社會上的反響也越滾越大。當兩人的議席被禠奪了,建制派也會因此借勢搶灘。

CY的政治權術

政治從來也是危險四伏,老練的政客更是機會的主義者。一直未能取得中共高層「祝福」的CY把握著這次釜底抽薪的機會,間接表明當香港面對「港獨」的衝擊下,絕對忠誠的他是中共高層值得信賴和可靠的選擇。然而四年以來,究竟誰人的一言一行將香港的「港獨」意識被推高?

銳意借勢搶回特首連任之位,狐假虎威的CY挾「港獨」以令「港共」:拿著中共高層嚴打「港獨」的指示號令天下,建制派豈敢不從?他們的一連串的行動無形中成為了CY爭取連任的助選工具。然而除此以外,假如梁、游二人的議席最終被禠奪而需要重選,看看九月時兩個地區直選的投票結果,在建制派以外我們也會發現那些呼之欲出的最大得益者。

有人認為這次宣誓風波是梁、游二人咎由自取,因為當初他們沒有「正確地」完成相關程序。也許兩人低估了問題的嚴重性,更沒有想過建制派把握這次機會空群而出。然而當香港人的任何政治決定也要考慮並迎合中共高層的想法,我們只會淪為建制派的一員,中共管治香港的「被陸化」目標更會提早超標完成。

無可挽救的困局

事到如今,最後原訟法庭能否守住三權分立的最後防線,恐怕已不大影響梁、游二人的死局。最樂觀的判決大概是司法不會干預立法,即不對立法會主席的決定作任何裁決,但是看看近日梁君彥的轉軚,相信他最終也不敢違抗中共高層的指令。然而當原訟法庭作出支持政府的裁決,梁君彥也會遵從法院的決定,最終也會達到一樣的結局。

明人不做暗事,但是中共高層卻一直暗中操控著香港的事情。這也是今天香港令人不寒而慄的地方:死無對證,中共的掌權者繼續聲稱給予香港最大的自主,甚至表明不會下達任何命令干預香港的事情。然而當律政司說中共高層不需要釋法、梁君彥說沒有接觸中共高層或政府,這些被擺佈及操控的政客棋子爭先恐後為中共高層完成任務,三權分立早已名存實亡。縱然他們說沒有來自中共高層的指令,只是真心愛國愛黨的香港人自發的行動,但那只不過是地無銀三百兩的台詞罷?

梁、游二人得到五萬多票的選民支持,背後代表的是香港年青新一代的支持,然而當掌權者向他們施予的壓逼力越大,被擠出的反抗力量也會越大,香港社會付上的代價也不只是三權分立的破壞。日後若是CY因此而成功連任,香港的政治局勢將會更加動盪、社會的撕裂和政治對立的尖銳化將會令香港的困局變得無可挽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