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無政府

新政府組班,新頭領公開表示擔心七月一日仍未齊腳宣誓,又謂發噩夢怕找不到人;雖有自嘲之意,卻亦未嘗沒有若干現實反映。

她的所謂智囊──即那位經常穿著短褲背心通山跑、本來是薯粉卻忽然背叛老友變了奶粉的陳先生──亦已替新頭領一言道破箇中艱難,他開咪道:「今時今日邀人加入政府,等於叫人走入火場。」

危機重重,風險處處,除非非常等錢使,又或熱心上腦而「以家國為重」,再或跟頭領一樣突然受到上主感召,否則,任何一個頭腦精明的香港仔,想必會對政府say no。

危機何在?風險又何在?很簡單:經歷了廿年轉折,熬過了三朝施政有目共睹,在政府做事等同苦差,上有北京阿爺壓頂,中有駐港大臣毛手,下有硬淨市民抗命,再加上傳媒監督、司法制衡、商人暗箭、內部離心、議會失效等等因素,不管你如何有心有力,皆必備受掣肘,寸步難行。你不一定做不成半件好事,但這可能只佔你所想做的好事清單的百分之一;即使做得成,亦易遍體鱗傷,損失慘重。在當下的政治格局裡,新政府必成「三無」:無民望、無尊嚴、無方向,誰肯在「三無政府」裡做官,若不是大勇大智,恐怕必是大奸大詐。

其實陳智囊即為「三無政府」所面對的困局典型。他背棄老友,投效新主,出錢出力把對方推上位之後,憑其履歷,計其功勞,本該是加入政府的最佳人選。可是,他偏偏搖頭,他偏偏打死也不肯做官,並且臉不紅、氣不喘地表示「冇可能為了做官放棄自己的事業」。這正是所謂香港仔精神的具體投射,永遠把損益得失計算到最盡,永遠把著數多寡放置到最前,這類人的公務熱心永遠有限,懂得止蝕,精於走位。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陳智囊的人權選擇,誰都沒資格批評半句。

所以我在這裡絕非批評。我只是以他為例,提醒大家,如果新頭領連他也勸服不了,難免讓我們好奇也狐疑,到了七月一日,被拉雜成軍的人到底會是什麼貨色,又是否能夠協助新頭領在未來五年搞好香港。

多年以前曾有東瀛富豪如此描述日本的「人才分工」狀况:「我們把第一流的人留在企業,把第二流的人交給政府!」這其實已算好事。真正恐怖的是,人才不肯入政府,一旦入了政府,人才亦變奴才,再加庸才一堆,終變「雙才治港」,把我城推進下一輪的混亂失控。

新頭領還是打醒精神,說服陳智囊,以身作則,入火場吧!

文:馬家輝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4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