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類高官

娥姐組班據說已到最後階段,但仍未公布,可見仍有變數,搞不好一些早已說定的人選忽生變卦,令她要洗牌重來,耗費不少心力精力。

此時此刻的娥姐,除了加倍努力找人傾談,恐怕亦要加倍努力向上帝禱告,祈求她的主向她心儀的高官人選顯靈降旨,叫他們抵得諗些,別再猶豫,別再恐懼,齊齊投入她的救港陣營,不怕犧牲,不怕攻擊,為特區市民服務到底。

到了晚上,臨睡以前,娥姐穿著睡袍,頭戴睡帽,跪在床前,閉門禱告,可考慮對她的上帝說:「我全能的主啊,我誠心懇求你老人家幫幫忙,把我和那些猶豫不決的高官候選人connect一下,否則,七一到了,名單未定,有如打麻雀小相公,好難睇!唔該晒,阿們!」

話雖如此,不管娥姐會否祈禱!或上帝會否顯靈,到了七一,請放心,高官名單必可被填滿。理由非常簡單: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做官之事,權力在手,沒有幾個人——尤其沒有幾個中老年男人——能夠拒絕誘惑。到時候,娥姐手裏拿的牌,必不至於小相公般悲慘,只不過很大機會是一手爛牌,十三不搭,一四七,二五八,三六九,爛到天差地別,番子又不成對,想食糊都難。

為什麼如此悲涼?用屁股想想便知道。這屆新政府必是史上最弱的新政府,前有反對勢力擋路,後有西環力量拉扯,右有政協副主席鬆肘,左有建營豬隊囉嗦,娥姐福大命大兼有上帝保佑,或可仍保若干話事權,但她的手下,想必困阻重重、受限處處,除了娥姐之外,還需應付其他「老闆」和敵人,實在超級難做人,更難做官。箇中困難,背棄了曾俊華的陳智思當然清楚。所以,他「造王」有功,卻又堅拒入閣,正是「香港仔精神」的最高階表現,專走精面,贏到盡、賺到盡,亦由此反映了熱廚房之超級可怕。

正因超級可怕,有能力的「香港仔」都不肯入,最後做了高官的,大概只有三類人:第一類是聖人,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特區雷鋒,可敬之至;第二類是蠢人,明明唔夠班,卻不自量力,後果燒死了自己也害了特區;第三類是奸人,不管能力夠不夠強,都肯加入政府,為的只是名位權力與虛榮,以便更上層樓,貪謀己利。

新政府,新高官,三類英雄狗熊,一句講晒矣。

文:馬家輝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5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