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屆特首人選?勿過分期望!

再過一個多月就會舉行下屆立法會選舉。作為經歷「遮打革命」以後首次測試民情的探熱針,究竟選民的支持度將會傾向傳統泛民政黨、建制黨派、「中間路線」的政團,還是那些「遮打革命」以後興起的本土地區組織?

沒有選擇的香港人

這次選舉引起關注的是:選舉的結果會否影響中共高層決定下屆特首人選?近來政圈中流傳著兩個截然相反的推斷:

(1) 假如建制派在選舉中大勝,由此反映思歪政府得到市民支持,於是成為他邀功爭取連任的籌碼;

(2) 假如建制派在選舉中大敗,結果顯示社會的民怨甚大,於是中共認為特區政府需要一個取態強硬的特首,因此「思歪」也會得到中共的支持繼續連任。

以上兩個互相矛盾的說法,似是反映「思歪」早已立於進可攻、退可守的不敗之地:任何立法會選舉的結果都會成為他向中共爭取連任的憑據。現實上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只是中共搭出來的「雞棚」,最終特首人選完全取決於中共高層的欽點。那麼這次選舉香港人的投票取向,甚至我們是否投票又有甚麼作用呢?

敗部復活的阿Q精神

若以這種極悲觀推斷作基礎,我們不妨再阿Q一點:縱然任何的選舉結果「思歪」也有可能得到中共高層的支持連任,那麼為何我們還要容讓建制派成為立法會的大嬴家,藉此方便「思歪」及中共繼續完全操控香港的政治流向?就如一些快樂的生活哲學所說:反正我們仍要生活下去(思歪繼續連任),我們何不選擇忠於自己「笑騎騎」過每一天(堅守個人支持民主的理念),卻要哭哭啼啼的活下去(容讓「思歪」完全達成他的暴政之治)?

本來我們只是高牆下的雞蛋,當中共只會不斷收緊香港人的政治空間,我們卻選擇舉手投降,容讓建制派的配票發揮最大效用,結果這些中共背後支持的政治勢力派取得立法會三分之二的優勢,香港未來只會不斷配合中共的政策:從有篩選的特首選舉、23條立法、造價驚人卻有助中港融合的基建發展等法案只會暢通無阻,日後甚至國民教育的推行、本地資源不斷流向中共一帶一路的騙局、「香港公安」被賦予更大的執法權力……試問這又符合我們對未來香港發展的期望嗎?

面對著香港不斷「被陸化」的趨勢,我們只有抱著「豁出去」的抗逆精神,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仍然堅持自己的政治信念,才是我們敗中求勝的生存之道。

進入備戰狀態的「好打得」?

或者仍然有人不服氣:除了「思歪」以外,香港人真的沒有其他選擇?兩個月前寫過一篇〈2017誰與爭鋒〉,當時推斷現屆特區政府的一、二、三號人物大有機會參選下屆特首。如今估計,三人之中「思歪」必會爭取連任;再看看近期「好打得」在鏡頭前的表現,同樣也是戰意甚高。

從去年政改方案被否決後表示「官到無求膽自大」、退保方案中堅持政府的預設立場、鉛水事件報告出爐後沒有認錯、到最近批評泛民議員在改革醫委會的議案中「拉布」是「小數人的暴政」……只見「好打得」的作風比上任初期越見強硬,處處表現出忠於今屆特區政府的各項施政。

今年初曾經接受本地三份建制派報章專訪,「好打得」表明自己「差唔多夠鐘,不會留任」,亦不接受任何人強力挽留,只希望成為首位完成五年任期的政務司司長--難道她真的無意參選下屆特首?

早前出席一次建制派的「閉門會議」,好打得以「三座大山」比喻特區政府需要解決的問題:領展管理及出售公屋商場帶來的問題、港鐵不斷加價、以及強積金供款抵銷遣散費的問題。及後出席「中間派」的論壇,「好打得」又再分享對香港未來發展的七大願景,內容涉及各方面的施政範疇,從法治、政改、經濟、社福到年輕人的訴求等,同時期望下屆政府「有足夠條件和環境氣氛重啟政改」。

錯誤期望──換湯不換藥的特首人選

一些人認為「好打得」如果真的得到中共欽點,憑藉個人努力及實務的工作表現,下屆特區政府將會出現一絲曙光。記得「思歪」上任初期,部份局長表現未如理想,處處引起「火頭」,「好打得」不時要為個別官員護航,甚至出面收拾殘局。不過一向作風硬朗的她,竭力維持特區政府有效施政,多年來處理不少棘手及爭議性問題:2007年發生保護皇后碼頭事件,好打得親自到場與反對團體對話,最後中環第三期填海工程亦能繼續進行。

作為「政改三人組」的主領人物,「好打得」曾以「一錘定音」回應內地學者對政改的取態,最終提交的方案亦只是執行「8.31人大議決」設定的建議。處於中共管治香港的框架下,實在無法寄望未來特區政府的政制發展有任何的突破,或有效回應香港人爭取真普選的訴求。

故此「好打得」若是能夠更上一層樓,估計只會堅持硬朗的作風,繼續遵照中共高層指示作管治。在民生議題上,出身於殖民地政府的她也不會有任何長遠公共財政承擔或規劃。唯一的變化可能是少了硬銷配合強國人的發展──然而不講卻不代表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