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說「人民生活」,而說「民生福祉」

三月,北京人大和政協「兩會季節」。一幫朋友在品咖啡聊天。我說到「人民生活」提高,眾人一愣:「你怎麼這麼老土,還說『人民生活』?現在流行說『民生福祉』了,還人什麼民,生什麼活。」福祉,是福利、幸福的意思,在這裏用作動名詞,意為造福。在北京推動的「十三五」規劃的25個指標中,已經將「民生福祉」取代了「人民生活」。用當局的話說,這一改變,一詞之差,「體現了政府發展理念的昇華」。

每次回內地都會聽到很多新詞,你不學,還真難以與人交流,特別是幹傳媒這一行。兩會期間,一些新詞語迅速走紅。他們有的出現在政府工作報告裏,有的出現在中南海最高層領導人的講話裏,有的出現在代表和委員的交談中。這些詞語要麼有新的表述,讓人眼前一亮;要麼有深刻內涵,引發人們深思。

還記得,2014年度10大新詞語是:「新常態」、「滬港通」、「佔中」、「一帶一路」、「冰桶挑戰」、「APEC藍」、「深改」、「小官巨腐、「微信紅包」、「抗埃」。其中,「新常態」名列榜首,它先是成為高官描述中國發展趨勢的依據,接着成了兩會政策話語。再看2015年度10大網絡用語:「重要的事情說三遍」;「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你們城裏人真會玩」;「我想靜靜」;「明明可以靠臉吃飯,卻偏要靠才華」;「為國護盤」;「我媽是我媽」;「嚇死寶寶了」;「內心幾乎是崩潰的」;「主要看氣質」。2015年「兩會」上湧現的新詞有:「獲得感」、「智慧城市」、「關鍵少數」、「有權不可任性」……今次,在一個記者會上,人大發言人傅瑩面對記者「尖刻」提問,游刃有餘,妙語連珠。運用網絡熱詞這一招,成了她「必殺技」,她在答問時,接連用了「給力」、「挺唬人」、「心塞」、「壓力山大」、「奇葩」……

中國社會變革迅速,新現象不時誕生。唯有用新詞語來闡述這些現象,才能更準確分析發展中出現的各種問題。一些走紅的新詞,雖聽上去尚有些生澀,有些距離,卻能準確表達民眾感受,靈活書寫發展願望。它們的出現,把普通人想到而難以表述的想像,鮮活表達出來。就以總理李克強今次兩會上政府工作報告為例,新詞頻現,古訓時聞。「新經濟」、「互聯網+政務服務」、「工匠精神」、「僵屍企業」、「人地錢掛鈎」、「容錯糾錯機制」……那些古訓的新意頗堪回味,總理說,「上下同慾者勝,我們要充分發揮……」,意指上下有共同願望,眾心齊一;總理說,「簡除煩苛,禁察非法,使民眾有更平等機會……」,意為除去那些煩瑣的規章制度,禁止部屬擾民等不法行為。

當今中國,社會瞬息萬變,每年新詞層出不窮,早年就有「剩女」、「宅男」、「鬧太套」、「蒜你狠」、「我勒個去」、「神馬都是浮雲」……詞彙直接受民族心理影響,與文化聯繫密切,是語言中最活躍要素。新詞新語作為社會發展的一面鏡子,既豐富活躍現代漢語詞彙系統,也給原有的詞彙規範造成衝擊。社會上的新詞,有的或許陌生,但對有些詞,人們已不知不覺身處其中了。正是:「互聯網+」已經是老百姓生活方式,虛擬空間和真實空間愈來愈模糊了邊界。

作者是《亞洲週刊》副總編輯

文:江迅

原文載於2016年3月19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