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

或者是宿命,每隔不久,政府官員便會發展出某些獨特修辭,令人耳朵發麻。高官影響力大,每次站在傳媒一大堆咪高峰前,都吐出這幾個字,傳媒引述後,便如水銀瀉地,如病毒擴散,其他官員政客也仿效。難為聽眾觀眾被日夜轟炸,習非成是,漸漸入腦,繼而變成大家的語言。

最近的例子,是林鄭月娥常掛口邊的「不存在」。用電子剪報系統輸入「林鄭」和「不存在」,一個月內,出現了66個結果。

記者問林太:「怕不怕你一張民主派票都沒有呀?」林太答:「不存在怕不怕的問題,我都係努力做好工作。」

她的意思,可能是「不會怕」或「不必怕」,但她總要否定你的問題,像要告訴你,你的問題不是問題,你問來多餘。

她若想婉轉一點,可以回答:「我當然希望爭取民主派的選票,我會努力工作,以誠意感動他們。」

另一例子,在《信報》專訪裏,記者問及拉布現象,林鄭說,由以前一年一度的《財政預算案》拉布擴散至今天一有不滿就拉布:「不存在係多人不滿還是少人不滿,總之係有人不滿就可以拉布。」

她正確的意思是:「無論有多少人不滿,總之每有人不滿就可以拉布。」

又有一次,記者問她吳克儉會否續任教育局長,她說下屆政府問責班子應由下任特首考慮及中央任命,她在競選期間不會評論。這本是合理回應,但她又再如機械人地答:「不存在現任每名司局長可過渡下屆。」

「不是」、「沒有」等否定句,小學生都會,林太可以活用。「不存在」的獨特修辭技巧,令她拒人於千里,不必要地引起對立,甚至惹人反感。

文:陳惜姿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3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