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易居

有留意近月香港樓市的,也看到細價樓又開始有升溫迹象。我不是什麼樓市專家,但作為一名經常奔波中港兩地工作生活的人,香港的樓市發展跟大陸總有唇齒相依的關係。儘管香港樓市長年跑贏北京上海廣州等大城市,但近三年大陸主要城市的樓價也轉熾烈,不停有限購令之類巧立名目的政策出台,目的就是要壓抑樓價。

香港的辣招還沒有鬆綁的一天,發展商就唯有在細價樓市場打主意,看中的都是一群還沒上車但又怕上不了車的小業主。於是,創造出一大堆匪夷所思的劏房奇則來。近日接二連三的奇則代表,包括要騎上馬桶才能關門的廁所、全屋面積只夠泊一台私家車的小單位等等。不單是挑戰人體極限,也是挑戰掏真金白銀來換取安樂窩的香港人底線。

我不認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真的會為上車而對住這一環如此揸頸就命。最諷刺的是,發展商建這些正常人不會住的樓,但一開售又會賣得七七八八,而十個有九個業主,都會坦白跟你說,這是投資不是自住的。那麼多租盤,管理費又不便宜,租給誰呢?就是我認識的那群自北京上海來香港工作的基金經理,和企管人員了。每次見面,他們都會跟我說,香港地生活好艱難啊,你們香港人是怎樣生活啊……(下刪三百字)。

生活在香港,從來不容易。單是住一環已叫人吃不消,還未計其他雜項生活費,以及生而為人必要的社交費呢?所以,年輕人自嘲廢青的絕望無力感,不是這個無能政府所能解決的。總之,你要在香港生活,最好你運氣好投對胎,要不你就永遠順風順水做尖子,還有,是移民。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 2016年10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