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求團結

無論誰人得勝,不管票數高低,都得面對所謂「團結」的管治挑戰,且看各方如何努力,替香港的「撕裂」療傷治痛。

但,問題來了:到底什麼才叫做「團結」呢?「團結」能以什麼形態呈現呢?「團結」確實是人人想要的好東西?「團結」真的是可欲也可行?

這就「孩子沒娘,說來話長」了。

不如先看團結的對立面:分裂。分與裂,分開與撕裂,是徹底的隔離,並且懷疑、抗拒、憎恨、厭棄……沒有共同的重疊與交換,沒有基本的信任與協調,沒有尊重,沒有包容,沒有共議商討的合理空間,當然更無攜手合作的意願與行動。過去數年,香港很明顯朝這方向高速發展,不只是政團與政客,更是民間與百姓,皆朝兩極方向地激烈分裂地疾走,令人不安,使人心痛,讓人覺得香港愈來愈不是一個宜居的家園。但也正因視她為家園,才會心痛吧。Love to hate, hate to love,愛恨情仇於人於地都永遠不易說清。

如何煞停分裂?煞停分裂,是否等於走向團結?那倒不一定。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這是一位姓毛的人說過的話。分裂與團結,同樣有緣有故。眼下的分與裂,源於多組核心價值的變異與殊途,身分認同的、自由觀念的、法治操作的、民主理想的,無不直接指向一個社會的存在基礎,當它們在不同的群體之間欠缺共識交集,你有你的歸屬身分,你有你的人權理解,南轅北轍,信仰各異,而又欠缺最起碼的制度公義,資源與權力皆向其中一方傾斜,加上有人從中挑撥與攪拌,一年兩年三年五年,分裂氣氛既成,很難不轟然爆發並且加速崩壞。在此狀態下,若仍奢求團結,所得之「團結」往往只能是壓制、沉默、屈辱、專斷、啞忍……並不見得是好事,亦極難有效維持;縱使得到了一時的「團結」,亦只是下一回合的更大的撕裂的導火線,別無其他意義。

所以,與其奢談「團結」,不如收回高論,切切實實地從最根本的制度公義做起,多花力氣,讓香港的法治歸復原位,讓香港的自由重受保障,讓香港的民主走向圓熟,當香港人能夠再次見到以往熟悉的香港,許許多多戾氣即會消散,只因,大家再度以香港為榮為傲,相信香港,信任香港,心甘情願以香港為家園。

不求「團結」,只求重建「不分裂」的基礎,否則,愈求「團結」,只會令香港愈加走向分裂。這是現實的弔詭,也是政治的哀歌。

文:馬家輝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3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