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清楚這是我的錯,還是社會的錯

(作者註:這篇有別於「正常」旅遊文章,負能量爆登,如沒興趣敬請跳過。)

破落工業大廈裏的餐廳,坐滿年青食客,每張枱是一番對談,所有對談往上空交纏,形成聲音罩,把所有人困在一起。我坐在角落,新朋友問我,這次出走,有甚麼改變嗎。也許企圖衝出聲音罩,我近乎叫喊的回答:沒有,沒有改變。一年多時間,如南柯一夢,快得不實在,就好像週末,星期六日過後,回到現實,繼續上班。

我以為會有,但其實沒有。

怎樣說呢。一開始出走,的確以為旅途,有足夠時間反思,理應會變豁達;也以為最艱難一步,辭職,都實踐了,以後應該沒有放不下的事情。旅途中,我多次計劃,返港後,不如換一個行業,就算薪水,比以前少一半也好,想體驗其他行業之餘,更不想返回以前,每天抑鬱上班的日子。

真的,回來後,我打算付諸實行。寄出求職信,面試過後,有些工作機會,但看到薪水,忍不住躊躇了。我有想過,不如,咬一咬牙關,下定決心,頂多不買衣服、不吃甜點、不飲STARBUCKS、甚至不去旅行,反正,日子都是這樣過。但打從回來一刻,每次消費,都把我拉回現實。現在到茶餐廳,吃一頓午餐,約八美元,連一盒九百毫升鮮奶,都差不多三美元。再想得遠一點,若干年後,也許自組家庭,這份薪水,連支付房租,也成問題,更遑論衣食住行。結果,我「暫時」選擇返回舊路。

正如朋友所說,香港生活,由金錢堆砌而成。

上星期某日在公司吃午飯,外國同事跟在香港生活的內地同事聊天,內地同事說,她根本沒有選擇,必須不斷工作,才能維持合理生活水平。可是外國同事質疑,甚至有點不屑的反問,可謂合理生活水平?內地同事眼神有點無奈,瞧了我一眼,仿佛回應:看吧,他們就是不懂。

是安全感吧,我搭訕回答。香港生活,不如歐美福利主義全面,所以我們看重工作,賺錢,除了生活所需,更為了安全感,令生活有保障。外國同事繼續不明白,只覺得這是個有趣觀點。

有趣嗎?對我們來說,只有無力。記得早前跟墨西哥朋友談天,他們問我,為什麼你們香港人,看起來都如此嚴肅,而且動作都很快,仿佛所有事情,只有YES OR NO兩個選擇。

我企圖解釋,因為專注手頭上工作吧。香港人生活,都為了生活而賺錢,為了賺錢而工作。沒有工作,沒有收入,生活難以為繼,所以,我們很緊張工作。當然,他們不明白,因為在墨西哥,就算沒有錢,生活一樣自如快樂,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

我問他們,在墨西哥買房子,情況如何?他們說,中產需要四年左右吧。我跟他們說,在香港,中產購買一個單位,可能需要三四十年。他們聽了,嚇了一跳,似懂,但非懂。

其實,我也不懂。我以為自己看通了,但最後,假期結束,好像又回到起點,繼續為現實煩惱,沒有甚麼改變。也許,由始至終,我只當旅行是一種逃避,當要正視問題時,就會踟躕,不知所措。

我可以推諉說,是社會的錯嗎?或是,我應找回當初辭職的勇氣,正視實現,作出決定。又或者,在某個時候,當下某個決定,往往是最正確的。

(天啊,還有很多遊記未寫,很多相片未上載,真的要加把勁。)

原文載於作者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