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造王的關鍵少數之路

非建制派在選委會選舉大捷,坊間向當選選委的諫言、建議不絕於耳。

其中有一派可以姑且稱之為「造王派」,他們的說法是:「關鍵少數是工商界,而不是民主派。拿着區區300多票想左右大局,還想要有真普選?你們想得美。倒不如退而求其次,思考如何可以連結工商界造王,推曾俊華上去,防止林鄭月娥或者葉劉淑儀延續梁振英路線好了。」

作為堅定的民主派,必須拒絕「造王」的理由實在太多了。而事實上,只有堅持不「造王」,才能真正成為關鍵少數。

撇開「換人換制度」的理想,從實際策略的角度看,民主派能不能成為談判桌上的關鍵少數,現在其實言之尚早。但倘若我們現在就已經考慮退縮,放棄真普選的底線,就肯定會進退失據。「民主派不能成為關鍵少數」就會成為自證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了。

關鍵少數之條件

試想像以下一個狀况:到了最後,能夠入閘「跑馬仔」的只剩下兩名候選人,分別為曾俊華與林鄭月娥(或者葉劉淑儀)。那麼可以粗略預計,曾俊華很有機會可以奪得工商界支持(因為他們早已飽受梁振英路線之苦了),再加上開明建制派的票源,大概已經手握約300票。此外,除了民主派約320票,就是「死忠」建制派的約580票。林鄭或者葉劉當然能夠掌握「死忠」建制派的支持;但民主派的取態呢?

先假設林鄭和葉劉一樣,一貫強硬,始終堅持在8.31框架下重啟政改,那麼民主派當然不能投票給此兩人。但民主派選委投票給曾俊華、胡官(胡國興)還是投白票,將如何影響大局?

當然,假若民主派或者工商界這時出現「叛徒」(20個「叛徒」便已足夠)投向林鄭或者葉劉,則萬事休矣。林鄭或者葉劉將會當選,然後我們就可以開始準備未來5年與「另一個梁振英」繼續對抗了。

但假若民主派團結一致,兼且堅守對民主訴求的底線,則有可能力阻林鄭或者葉劉當選,更能迫使曾俊華就民主進程的政綱作出讓步。而如果最後能夠入閘的,還包括像胡官這樣的開明者,則曾俊華大幅讓步甚至參考胡官政綱的壓力就自然更大了。

事實上,胡國興對於政改的取態也不是什麼離經叛道之舉。他對8.31框架避而不談,既不否定亦不肯定,而是繞道而過,重新分配四大界別,然後再逐步擴大提名委員會的選民基礎至全體選民。如此方向不但符合《基本法》,更有可能為中央接受,亦有可能為民主派受落,不失為中庸之道。而在民主派手握300餘票,而又立場一致堅定的情况下,各個候選人若有意問鼎,就絕對有足夠動機,考慮向類似胡官的方向思考其政綱。

即使去到投票一刻,仍然沒有候選人願意作出讓步,然後民主派選委被迫投下大量白票的情况的話,就很有機會出現主權移交以來的首次「因為沒有候選人得到600票以上而首輪投票無效」的危險狀况。繼而在次輪投票前,只要民主派選委的訴求堅定,各個候選人作出讓步的壓力就更大了。

總而言之,民主派的選委若想成為「關鍵少數」,有效影響大局,就必須滿足兩個條件:一是團結一致,二是不能放棄底線。妥協「造王」絕不可取。

曾葉之辨為何?

不過話說回頭,若然所有參選者都一意孤行,政綱不抄胡官而抄葉劉,堅持8.31框架下的政改,那麼民主派就更加毋用放棄底線,可以毫無懸念票投胡官或者投白票了。

因為,一個堅持8.31框架、只顧向中央示忠而不理香港民情的曾俊華,到頭來與葉劉淑儀又有何分別呢?

(作者按:本文為個人意見分析,並不代表「民主300+」立場)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