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滾蛋!香港人自決!

七月一日除了是香港主權移交的日子,同時是中共建黨紀念日。這個對於中共具備雙重意義的一天,卻標誌著香港成為「中共的殖民地」,並且是專制的極權管治。

香港好,因為中共管治?

早前張德江來港訪問說過:如果拋棄了「一國兩制」及《基本法》,香港必爛無疑。他認為繼續堅守兩者是全港市民的根本利益及保障。但除了這兩項,之前說好了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呢?已經沒有再提,並且這是中共單方面演繹的《基本法》及「一國兩制」,香港人的利益真的得到保障?「銅鑼灣書店事件」已清楚說明「一國兩制」在香港早已蕩然無存。

這位當年隱瞞內地沙士疫情的中共高層繼續廢話連篇:「大家坐在一條船,香港好,大家都好,香港亂了,大家跟著一起埋單,誰給你埋單?香港好了,大家收入好了、生活環境好了,大家都好;香港搞亂了、香港衰落了,那麼大家一起來承擔……。」彷彿香港在中共的管治下,一切自然變得更好。相反香港脫離了中共,那就只有破壞而沒有好處。不過香港在主權移交前的經驗正好說明了事情的相反狀況。

主權移交前後的大變

從前香港憑藉天然的地理位置、水深港闊的維港,成為中西交匯通商的重要港口。至鴉片戰爭後割讓給英國作殖民地,經過了150年來的管治,殖民地政府在後期逐步建立良好的制度,加上香港人努力不懈、靈活多變的拼勁,香港成為知名的現代化國際金融中心,創造了經濟奇蹟。

然而主權移交十九年後,過去香港人曾經享有法治、廉潔、人權、政府誠信、新聞及言論自由等核心價值已被中共這隻大怪獸逐步吞噬,香港已被扭曲成越來越依賴強國人的中共直轄市。

十九年了,卻無法感受97年6月30日以後由中共操控的香港帶來甚麼好處。曾經我們相信香港「五十年不變」,但原來只是中共哄騙香港人的技倆。我們以為可以承接殖民地政府遺留給香港的優勢,守住香港的核心價值,卻沒法想像中共從1921年建黨以來已積極滲透至香港,直到今天無論是政治、經濟、社會、民生、地區組織各方面已被大規模地攻陷。

中共單方面推倒「一國兩制」

有朋友說中共不會隨便搞衰香港,因為此舉對中共和香港沒有好處。然而這個想法只假設中共和香港有一致的政治經濟利益關係和意識形態。但「一國兩制」卻是建基於中港兩地存在差異的事實,在尊重香港原有管治模式下同意採取兩地兩制的管治制度,兩地的差異和分歧不會因此而消除。

當香港的制度對中共的管治帶來一定困擾時,以為手握一切大權的中共只有露出原來面目,以「一國」打破兩制下的分歧。從來破壞「一國兩制」的只是中共,奉行法制(Rule of Law)為核心價值的香港人卻一直堅守和相信《基本法》下的契約精神。如今「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治港原則已名存實亡,昔日中共給香港人的承諾已被打破,難道香港人繼續甘願坐以待斃,容讓這個城市變成中共的直轄市?

遍地謊言的強國

一個只以高壓手段控制人民思想和言論的中共政權,人性已被扭曲至沒誠信可言,說謊和欺騙成為重要的生存技倆。售賣假貨的商人更被視為社會的成功人士,並以「假貨質素比真品更好更平」成為「劣幣驅逐良幣」的另一演繹。這種以假亂真的網上買賣模式甚至得以常態化、合法化及國際化,成為不少人追捧的品牌,恐怕只有中共才能出現這種怪胎市場。

面對香港不斷被「陸化」的事實,有人選擇擁抱中共得以苟而殘存,或以中共為大後盾來狐假虎威,成為靈活多變的香港人繼續生存的方法。不少香港人已再沒有講真話的勇氣,縱然有人選擇說出事實的真相,卻要為此付上高昂的代價。

銅鑼灣書店事件發生至今,五名被捕人士中只有林榮基願意冒著生命危險,憑著那仍未泯滅的良知,還有六千名遊行人士的支持,在準備回到大陸的途中懸崖勒馬,向香港人公開事件地真相,毫不含糊且頂天立地,撕破了主權移交後「一國兩制」的面紗。短期內中共和特區政府應該不會對他有任何動作,但是當立法會選舉及明年新一屆特首上任後,林氏繼續留港的安危將會成疑。

要走的是中共,不是香港人

那麼香港人的未來還有其他出路嗎?或許有人選擇離開這個「被稱為香港」的地方,但香港既是我們的城市,那麼要走應該是中共,卻不是我們。一個只有帶來鬥爭、高壓、不公義、極權統治的中共,請馬上滾蛋!

有人說現時「港獨」仍然沒有足夠條件,那麼2047年以後呢?《基本法》雖沒有清楚說明,卻不代香港人沒有自決的選擇。我們還有30年可以創造更多的條件:建立香港的本土價值、推動本地的經濟生產、定位於國際化的視野和眼光、開展各方面自給自足的基礎設施、強化香港人的意識及身分認同……努力讓我們在30年後面對中共操控以外還有其他選擇。

回到主權移交十九年後的今日,我會寧願選擇在6月30日悼念殖民地政府(1842-1997)的「離世」,也斷然拒絕慶祝主權移交後特區政府的成立(最好不要舉行甚麼慶祝的儀式,反之將相關的開支用作兩位殉職消防員家人的撫恤金)──這是身為香港人對中共說不的開始。

作者網誌:http://hotakhon.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