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難民問題應有所作為

日前,國際難民問題日漸引起國際關注。根據聯合國報告,目前世界有6000萬難民,世界正面臨有史以來最嚴峻的難民危機。而這些難民,幾乎沒有得到國際社會的支援。

難民的新聞日復一日,卻顯示了問題確是相當嚴重的。聯合國的這一提法當然不是事實的全部,在人數上由於統計的口徑問題與一般的認識也有所差異。同時歐美國家所做出的努力也不應抹煞。比如歐洲多國政府現時都為接收地中海難民而盡最大努力:歐盟中的意大利和希臘讓難民在本土落腳;歐盟委員會決議讓旗下各國按配額分攤難民,以減輕地中海國家(即難民第一個落腳點)的壓力;德國表示願意接受高達18%的配額,顯示了其在歐洲的領導力和責任感;法國,雖然不願意接受多達14%的配額,但已經宣布設立大批新的移民安置點,也顯示其盡國際義務的決心。其他一些國家有不同反應,這是可以理解的。畢竟,難民會為本國帶來一系列的問題。很多國家寧願出錢,都不願意真正接收難民。但儘管各國都面臨阻力,到最後估計大部分還只會在接收多少人的問題上討價還價而已。

 北美積極 中國失聲

北美國家在接收難民問題上一向積極。據美國最新發布的難民報告,美國自從頒布難民法以來,在幾十年間接收了超過300萬的難民。在地中海難民問題上,最近美國就宣布10月之前接收2000名敘利亞難民,以後將接收更多的難民。而美國的鄰居加拿大已經宣布準備接收多達1.1萬名難民。

但是,在難民問題上,中國卻很礙眼地失聲了。作為一個崛起中的負責任的大國,有錢有力,更提出了「一帶一路」,建設命運共同體的宏偉目標,卻令人尷尬地在難民問題上至今仍袖手旁觀。直到現在,政府既沒有任何積極的表態,就連民間也對此漠不關心。即便在視野理應更為開闊的香港,討論到難民問題時,也是隔岸觀火。媒體討論的多是難民如何產生,說西方國家應該負起更大的責任,卻幾乎沒有人說,中國在國際難民問題上也應該有所作為。

事實上,中國是否真的和難民無關呢?如果說地中海難民距離中國還遙遠了點。那麼對來自近在咫尺的鄰居緬甸的難民,中國若仍置若罔聞,就未免和要成為責任的大國的抱負不相稱。

羅興亞人(Rohingya)生活在緬甸,卻一直沒有取得緬甸國民身分。根據聯合國說法,他們是受到迫害最嚴重的少數民族之一。過去一些年,羅興亞人大規模逃亡。周邊國家,如孟加拉、泰國、馬來西亞都設立了大規模的難民營,作為他們的第一落腳點(香港應該還有第一收容港的記憶)。這些國家都付出很大的努力,但在持續作為第一收容點多年後,都無力繼續接收。現在還不得不拒絕偷渡船靠岸。很多難民就此悲慘地被拋棄在茫茫大海之上,釀成人道主義災難。目前,大量的羅興亞人逗留在馬泰印的難民區,等待其他國家接收。羅興亞人的景况有其歷史原因。但現在國際社會的當務之急,不是責備任何一方,而是如何保障這些難民的基本人權——生存的權利。

中國有理由在羅興亞難民問題上做出更大的努力。

 羅興亞難民問題 中國不應置若罔聞

首先,緬甸是中國的友好鄰邦,長期和中國交好,目前是中國戰略上尋求印度洋出海口的最重要國家,並不是和中國無關的國家。中國不應該認為羅興亞難民僅僅是緬甸的事,或者是馬泰印等鄰近國家的事,而置若罔聞,因為中國同樣也是鄰近國家。

其次,中國領導人提出中國和東盟的關係是命運共同體。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亞洲人的事應該由亞洲人解決。緬甸是東盟成員,羅興亞難民正是亞洲人的事(其實敘利亞人也是),現在就是兌現這個承諾的時候了。

第三,中國和一些東南亞國家在南海問題上關係緊張,最近甚至和一向「聽話」的馬來西亞在南海對峙。如果能在這個問題上幫助東盟國家一把,那麽無疑也會增加中國在東南亞的影響力,樹立東南亞國家對中國的信心。

第四,和羅興亞人沒有什麼關係的美國,長年不斷接收羅興亞難民,僅去年就已經接收多達1000名羅興亞人。如果中國落在後頭,無法顯示和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相當的國際責任。

誠然,中國接收難民沒有先例,很多政策和設施都無法一下子到位,國人心理上一時也未必適應。這是一個實情。但凡事都有第一次,中國要成為可以令世界信服的負責任的大國,不能僅僅把錢花出去搞基建買油田就算了,而是要真正承擔可能需要付出代價的責任。如果說出兵對抗恐怖主義會擔心傷亡和報復,那麼考慮幫助東南亞鄰邦接收部分難民是一個值得嘗試的開始。

作者是歷史學者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