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式的黑暗大數據 恕港人無福消受 

前教育部局長孫明揚於昨日在《am730》「孫公解碼」專欄指香港人無限放大黑暗面,誤當微信為政府的監察工具,微信比 Facebook Messenger 更便利,又提及香港人應急起直追。本來軟件便利與否純屬投其所好,不過前局長似乎把用戶分析喜好跟監控混為一談,有偷換概念之嫌。

大型網站給如 Youtube 及 Amazon.com 會利用機器學習算法對用戶歷史數據進行分析,對用戶推薦感興趣的短片及產品,透過大數據分析改善用戶體驗,製造更大商機。在這情況下,只有公司與用戶才能接觸數據,在排除保安漏洞的可能性的前題下,除非政府向網站公司提出要求或以是自己方法入侵用戶電腦,否則並不存在第三者監聽可能性。微信的情況跟美國網站截然不同,沒有高深的算法,只需簡單地看用戶訊息是否含有敏感字句,按照容發出敏感字眼警告或者直接把訊息攔截。即使幸運地軟件開發商肯網開一面,也逃不過內地的「計算機信息網絡國際聯網安全保護管理辦法」,管理辦法的第八條使公司有責任向公安機關提供有關安全保護的資料,而第五條明顯是為了鞏固政權而設,與其說微信是監控工具,倒不如說所有軟件都正被極權監控更貼切。

至於前局長批評港人因內地的黑暗面而忽視內地科技優透的地方,不得不承認香港的確存在這一種因為黑暗面放棄內地一些「甜頭」的現象。這種現象到底是如孫先生所說只是港人一種詬病抑或是為了守住核心價格,堅定向糖衣毒藥說不,相信大家心中有數。要是港人真的為了短暫的利益犧牲長久以來的言論自由及空間,換取在生活上的小恩小惠,那才是真正的本末倒置。香港短短兩年經歷了不少大是大非的事件,雨傘運動、港大副校任命風波及版權條例案的拉布戰等等,這都不就是證明在港人心目中,自由凌駕於一軟件能帶給我們的一點便利嗎?前局長雖然退休近四年,但仍相當離地,不過高官離地是常識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