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應以新方法解決朝核問題

「一帶一路」戰略構想指「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是2013年習近平主席在出訪中亞國家期間首次提出的中國未來核心發展戰略,旨在打造覆蓋60多個國家的經濟共同體。為了把這一構想具體付諸實踐,中國5月14日在北京主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包括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內的近30個國家的領導人出席了此次活動。可以說,這是中國今年舉辦的最大外交活動,但5月14日論壇開幕式當天朝鮮卻發射彈道導彈,冲淡了活動氣氛。部分專家還認為,朝鮮進行第六次核試驗迫在眉睫。

在朝鮮的核和導彈挑釁已經越過底線的情况下,國際社會把目光集中到中國,因為中國是能和平解決美朝之間嚴重對峙狀態的唯一國家;但因金正恩的核和導彈挑釁而受到直接影響的國家也是中國。從目前的情况來看,韓國仍然可以通過加強美韓同盟來應對朝核危機,但中國卻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尤其是,朝鮮要利用核和導彈來與美國討價還價,因而中國在外交安全上的空間難免大幅縮小。4月17日《華盛頓郵報》刊登題為「中國的朝鮮半島政策正在坍塌」(China’s Korea policy “in tatters” as both North and South defy sanctions)的文章,指出雖然中國要求朝鮮放棄核武器,但沒有獲得預期的成果,卻處在左右為難的尷尬境地。此外,一些專家也表示,當前中國的外交安全力量遠達不到其經濟水平。對中國來說,這是一個很難接受的情况。

朝核已成中國緊迫課題

與此同時,中國與美國的外交關係也正處於緊張狀態。4月7日,特朗普總統在中美首腦會晤上要求中國帶頭解決朝核危機。據日本《朝日新聞》5月22日報道,在中美首腦會談上,習近平主席要求特朗普總統在美國針對朝鮮的核導彈問題採取實質行動之前,給出100天的緩和期。由此可見,朝核問題已成為當前中國國家安全面臨的緊迫課題。中國應通過與以往完全不同的方法積極解決朝核問題,其理由如下:

第一,朝鮮體制徹底失敗,如果中國對朝鮮體制視而不見,會給中國的安全帶來直接威脅。「失敗國家」很可能成為威脅他國安全的溫牀,如大規模殺傷武器、毒品、犯罪、恐怖主義、難民等。朝鮮已顯現出「失敗國家」的特點,尤其是金正恩政權是引導並產生這些弊端的主體,這令人擔心。因此如果中國繼續以同盟的身分對待朝鮮政權,並對當前朝鮮危機置之不理,中國東北地區很可能成為朝鮮的犯罪舞台。

第二,中國應重新調整中朝關係。中朝關係從「血盟」出發,經過共存的時代,走向敵對,呈現倒退趨勢。這是中國盲目包容朝鮮的後果,也是中國對朝外交力量的界限。如果這樣持續下去,不排除朝鮮直接與美國談判並背叛中國的可能。因此中國應盡早重新建立中朝關係。

第三,朝核危機或許使中美軍事對峙格局加劇,這是中國絕不願意看到的情况。朝鮮把美國視為軍事目標,加強核和導彈威懾力,這是對中美對峙格局火上加油的危險行為。朝鮮挑釁特朗普政府只會帶來美國發動先發制人打擊的結果。如果朝鮮不停止核威脅的話,美日韓三國將繼續加強合作應對朝核威脅,這會使中國在朝核問題上的影響力大幅下降。

需採軟硬兼施策略

那麼,為了解決朝核問題,中國可以採取哪些行動?為了說服朝鮮,中國需要採取軟硬兼施的策略。首先在向朝施壓方面,中國的態度比較消極,連聯合國對朝制裁決議也沒有認真履行。即使中國採取制裁措施,如暫停進口朝鮮煤炭等,也還達不到國際社會預期的程度。美國和歐洲已超出聯合國對朝制裁決議範圍,進一步考慮實施「次級抵制」對朝制裁。相比之下,中國尚未斷掉朝鮮生命線,猶豫停止對朝供應原油,雖然暫停從朝鮮進口煤炭但卻進口鐵礦石。

為了給朝鮮施壓,中國不僅應該採取制裁措施,更應該採取摧毁朝鮮鬥志的戰略。中國可以考慮制訂現階段的底線並發布最後通牒的方案。具體來說,中國可以把朝鮮進行第六次核試驗定為底線,通知朝鮮如果其進行第六次核試驗就會切斷對其供應原油等能源。如果該戰略也以失敗告終,那麼中國還可以加大對朝施壓力度,採取「控制戰略」,在封鎖中朝邊境的同時,加強中朝邊境部隊力量。

與此同時,中國還得採取通過對話使朝鮮發生變化的方案。中國不應停留在六方會談或美朝對話層面,而需要尋找實質的解決方案,比如通過中韓合作制訂共同應對方案。為了解決朝核問題,韓國新政府在考慮恢復對朝人道主義援助以及韓朝交流合作。在此情况下,中韓兩國需要同有關各方提出「韓國和平計劃」(暫名),以實現解決朝核問題的共同目的。「韓國和平計劃」的特徵和組成條件類似於1948年美國時任總統杜魯門簽署的援助歐洲復興方案「馬歇爾計劃」。「馬歇爾計劃」旨在對陷入飢餓、貧窮、絕望、混亂的西歐各國進行經濟援助,而同樣的邏輯可以適用於朝鮮。「馬歇爾計劃」由美國主導,而「韓國和平計劃」是由中國和韓國主導,朝鮮半島利益攸關方、世界主要國家以及國際組織共同參與的計劃,可以說其範圍更廣闊。「朝鮮半島能源開發組織」(KEDO)是1995年成立的國際聯盟,「韓國和平計劃」是進一步發展這類組織形式的計劃。既然朝鮮核和導彈問題已成為國際安全焦點,以朝鮮無核化為前提的經濟援助計劃很可能將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支持。

如果中國正確認識到由朝核問題引發的當前危機,應該有效採取施壓與對話並舉的措施,積極引導朝鮮發生積極變化。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中國應積極解決朝核問題」)

作者是韓國淑明女子大學教授

文:李瑉龍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6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