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強力反獨 不容局勢失控

中央今次強勢出手,人大在高等法院判決前就《基本法》有關宣誓的條文及時釋法,不僅規定「不真誠、不莊重」宣誓即喪失公職資格,而且規定宣誓人作虛假宣誓或者在宣誓之後從事違反誓言行為,須依法承擔法律責任。人大釋法傳達出兩個強烈信息:一是國家安全的紅線不可碰,中央發出警示,任何人企圖在香港搞分裂,將立法會變成鼓動港獨的平台、衝擊一國兩制底線,中央必會強力反制,絕不會手軟;二是不容許香港局勢失控,宣誓鬧劇已經導致立法會癱瘓、社會撕裂,如果法院再判特區政府敗訴,梁頌恆和游蕙禎堂而皇之進入立法會肆無忌憚鼓動港獨,局面將會失控,中央不能坐視不管。

張曉明宣示中央態度:依法懲處港獨

回歸以來,香港的一國兩制實踐儘管遇到了一些波折,但中央落實一國兩制的決心和誠意,不僅從來沒有改變,而且表現出極大的包容。即使維護國家安全的23條立法遲遲未有完成,中央都採取了容忍的態度。這件事香港市民人人皆知。在香港出現違法佔中以至旺角暴亂之後,習近平主席仍然強調中央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堅定不移,不會變、不動搖。

不過,中央的包容是有底線的:確保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是國家核心利益,是一條不可逾越的紅線。習近平要求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不走樣、不變形,始終沿着正確方向前進,就包括要守住一國兩制底線。然而,梁頌恆和游蕙禎就職宣誓時,竟然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旗幟,並將「China」3次讀成侮辱國人的「支那」。梁游辱華反中鼓動港獨,氣焰囂張,肆無忌憚衝擊中央底線,中央怎能容忍?怎不震怒?張曉明宣示了中央政府嚴正態度:對於依法採取有效措施,打擊和遏制港獨勢力滋長蔓延,立場鮮明、態度堅決,絕不會容許港獨分子就任立法會議員。人大釋法就是發出強烈信息:依法懲處港獨,絕不姑息、絕不手軟、絕不退讓!

宣誓亂局近失控 中央不能不管

有人說,人大釋法就算不可避免,為何不可以等到案件上訴到終審法院,由終審法院提請人大釋法?實際情况是,不僅是中央不能等,香港更不能等,因為宣誓事件造成的亂局,已近乎失控狀態,香港難以承受,中央不可能坐視不理。

其實,中央早已劃定港獨是衝撞紅線,不能容許港獨分子進入立法會,將立法會作為鼓動港獨的平台。然而,特區政府推出「確認書」,卻阻截不了港獨人士入閘,最後竟然當選,鬧出宣誓風波。更令中央擔憂的是,當選的港獨分子公然在宣誓時毫無顧忌侮辱國人、宣揚港獨,立法會卻無力處理,差一點就讓港獨分子重新宣誓,就任立法會議員。特區政府在最後關頭提上法庭,但高等法院的判決結果難料,尤其是此案屬於較敏感的政治性案件,判決具有極大的不確定性。如果等法庭判決後人大再來釋法釐清有關法律條文,將會釀成本來可以避免的嚴重後果:如果人大在香港法庭判特區政府敗訴後釋法,有關的釋法規定需要等到下一輪官司判決時才能體現,立法會和社會的亂局將會繼續蔓延;即使法庭判特區政府勝訴,官司也會上訴打到終審法院,香港社會的內耗不可能停止,形勢更可能會進一步惡化。

相反,人大在法庭判決前先釋法,再由法庭根據人大釋法的規定作出判決,既保證法庭判決符合基本法規定的原意,也符合香港特區憲制下的法律程序正義,更避免了人大延後釋法所難以避免的嚴重後果。

顯然,中央及時出手,是擔心香港的局勢失控,為了讓香港重返正軌。

港司法獨立權不能凌駕人大釋法權

社會上有人對釋法有善意擔憂雖然可以理解,但有人將釋法當成損害司法獨立則完全是危言聳聽。香港的司法獨立受到基本法的保障;釋法是中央擁有的憲制性權力,香港司法獨立權不能凌駕人大釋法權。過往人大4次釋法都發揮了釋疑止爭的作用,並未衝擊本港的司法獨立,而是對香港社會發揮了正面的效果。那些慣性反對釋法的人,不要以「維護司法獨立」為名,排斥、忽視甚至意圖凌駕中央權力。

作者是全國工商聯副主席、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