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明令對港有教育任務

國家教育部年初公布了《2017年工作重點》,頭號任務是「全面貫徹落實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會議精神,切實加強教育系統黨的建設」,當中大家耳熟能詳的是要讓「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和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進教材、進課堂、進頭腦」。

除此之外,一句看似平平無奇的說話,卻透露了北京對香港教育政策插手日深的做法。

該句表述是「全面落實中央對港澳教育工作的各項任務」,寫於35項工作重點中的第12點,歸納在「構建教育對外開放新格局」之下。

從「交流合作」變為「全面落實中央任務」

「全面落實中央對港澳教育工作的各項任務」可以理解為中央對香港的教育作過研判,存在一些看法,最後下達了多項任務,要求教育部等部委機構一一將其全面落實。

暫時無法得知中央對港教育的各項任務具體所指的是什麼政策,但這種表述以往甚為少見,比對2012至2016年5年來教育部同一份文件,有關港澳的表述,從沒出現這種講法,有關表述為:

「加強內地與港澳教育交流合作」(2016年)
「加強與港澳台地區的教育交流與合作」(2014年、2015年)
「加強與港澳台地區的教育合作與交流」(2013年)
「推進內地與港澳台地區的教育交流與合作」(2012年)

從「交流合作」,變為「全面落實中央對港澳教育工作的各項任務」,這起了質的變化,變得更加主動和按捺不住,暗示香港的教育問題已不能再純粹透過交流和合作來達成北京的目標,改為要插手和「重手」一點,令中央對港澳的教育工作直接形成各項任務,再交有關部門全面落實。

筆者相信,這些對港教育的任務可能包括國情教育、基本法和「一國兩制」再啟蒙、對中史科和通識科課程改革的影響、愛國師資的建設、辦學團體和高校管治等等。

內地一直關注香港的教育問題,不少內地官員和專家均認為,港獨、佔中、部分青年人不愛國等問題,主要源於香港教育政策和國情教育的缺失,時任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2015年曾經批評香港教育亂象叢生,香港教育局長隨時要接受中央政府及香港社會的監督。

誠然,香港《基本法》明文保障教育政策的自主,有關例文如下:

「第136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原有教育制度的基礎上,自行制定有關教育的發展和改進的政策,包括教育體制和管理、教學語言、經費分配、考試制度、學位制度和承認學歷等政策。
社會團體和私人可依法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興辦各種教育事業。」

可是,專門研究一國兩制的中國人民大學台港澳研究中心教授常樂指出,由於香港的種種問題,本屬於教育範疇且表面看是香港特區自治範圍內的事情,實際上已影響到國家主權和教育主權問題,因此國家有必要在香港行使教育主權。這種說法得到愈來愈多的支持。

國家教育部長陳寶生,去年8月與訪京的香港教育局長吳克儉會面時,已經當面對吳強調「希望香港利用好內地資源,讓香港年輕人親眼目睹國家建設成就,培養教育香港年輕人愛國愛港,找準個人發展在國家和香港發展中的定位,增強香港青年學生對中國文化的向心力,增強對國家的歸屬感、認同感」。

雙方並就「課程教材、考試評價、教師隊伍建設、政府管理」等教育領域4個「關鍵環節」,加強合作,一年兩次定期會商。

今年2月14日情人節,吳克儉已就這些香港自治範圍內的教育事務再與北京展開閉門商討,但事後吳並沒對外詳細交代談了何事及有何進展。

要「全面落實中央對港澳教育工作的各項任務」,未知吳克儉和特區政府當中扮演什麼角色?

文:呂秉權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4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