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與泛民溝通的大門會繼續敞開

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馮巍日前與香港民主黨主席劉慧卿等人會面,共進午餐。這是2017年特首普選方案被否决後,中央官員首次與香港泛民陣營會面,引發坊間各種解讀,也惹來泛民陣營「密室談判」的批評。

在筆者看來,此事不必大驚小怪。泛民既然自稱「代表民意」,與中央保持經常性溝通,共謀香港發展,也是職責所在、民意所向。如果對與中央溝通的黨派說三道四,則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嫌疑,如果刻意關閉溝通大門,更說明其心懷鬼胎、另有圖謀。

中央與泛民溝通的大門從來都是敞開的,也會繼續敞開下去,泛民須思考今後應該怎麽做。

中央有足夠誠意與泛民保持溝通

有一句名言:「儘管我不同意你的意見,但我誓死捍衛你發表意見的權利。」這是對「民主」一詞的最好解釋。

那麽,循此思路,也可以拋出這樣一個觀點:儘管我們的政見不同,但我要始終保持聽取意見的渠道暢通。這也應是「民主」的題中要義。

民主的真正內涵並非對抗到底,那樣只會使社會分裂,與民衆福祉無益。民主的內涵是對話協商,只有彼此能聽到對方的聲音,才能看到明天的路。

儘管泛民以「綑綁投票」的方式否决了政改方案,但中央仍然有足夠誠意與泛民溝通,這是推動香港民主政制發展的需要。

回顧特首普選討論啓動以來,中央和特區政府一直創造機會與反對派議員溝通。去年就安排立法會全體議員訪問上海,又派官員南下深圳與立法會全體議員舉行政改座談會。儘管一些泛民陣營中的激進派屢屢上演「政治騷」,或扭扭捏捏,或製造藉口,或預設會面的前提條件,有些做法讓人覺得好笑,就像小孩子坐在地上耍賴一樣。但中央依然真誠以對,政改方案表決前夕,中央盡最後努力在深圳與立法會議員會面。

中央之所以如此注重溝通,是因為對泛民陣營有基本判斷。中央認為,大多數泛民朋友認同「一國兩制」、認同憲法和《基本法》,認同國家體制和制度,雖然政見不同,在民主的理念、實現的方式等方面的看法與中央不一致,但出發點都是為了香港好、國家好,他們的意見值得尊重,這就是中央期待的「忠誠反對派」。至於少數「死硬派」,他們視香港為獨立政治實體,肆意曲解基本法,錯誤理解「一國兩制」,甚至鼓吹和支持「港獨」等分裂勢力。中央依然希望他們正視現實、改變立場,以建設性的姿態,而不是以破壞性的姿態共謀香港民主政制發展。

「後政改」時期 中央對港政策不會變

泛民陣營批評民主黨高層與中央官員會面是「密室談判」,如此批評民主黨,給人以做賊心虛的感覺。其實,泛民完全沒有必要如此「神經過敏」,中央與香港各黨派溝通屬於正常之事。既然大家都是為了香港民主進步、經濟發展、民生改善,目標一致,坐在一起,聽一聽彼此意見,有什麽不好呢?特別是普選方案被否决後,本港一些人士擔心中央對港政策會改變,甚至會逆轉,面對面的交流就顯得十分重要。

政改夭折後,中央領導多次表示中央對港政策不會改變,但一些香港人士仍心存疑慮,而泛民中一些人士也推波助瀾。有人鼓吹,由於否决政改方案,中央會「秋後算帳」,不再給香港發展機遇和優惠政策。這些說法純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在筆者看來,中央有足夠寬闊的視野和博大的胸懷處理香港問題,一定會一如既往地支持香港發展,理由至少有以下3條:

一是「一國兩制」實踐的需要。「一國兩制」是一個「創新動作」,既然是創新,必然會遇到各種阻力,這是預料之中的事情。「一國兩制」在香港和澳門的實踐,僅僅是一個開端,今後還要解決台灣問題,怎麽能因為一時遇到困難就給香港「臉色」呢?豈不是因小失大?

二是實施「走出去」戰略的需要。中國正在實施規模空前的「走出去」戰略,「一帶一路」建設已經啓動,亞投行正式成立,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香港,現代服務業特別發達,是擔當「超級聯絡人」的最佳對象,給香港機會,也有助於國家戰略的順利實施,兩全其美,何樂而不為?

三是政改之爭並非毫無收穫。政改最終沒有按照基本法設計的「五部曲」走完,是一件令人遺憾的事情。但在中央看來,政改之爭至少有兩個收穫:一是普及了基本法,加深了人們對「一國兩制」的理解;二是暴露出香港社會的各種思潮,有利於中央今後準確把握對港政策。

泛民各政黨應主動與中央溝通

政改方案被泛民議員否决之後,中央不但沒有記恨在心、「秋後算帳」,中央官員反而赴港與泛民政黨溝通,足見其善意。泛民各個政黨、各位代表人士都應借此機會,與中央主動溝通。理由有二:

從眼前看,溝通可以贏得民意。泛民逆主流民意行事,否決政改方案,已經在民意上失分不少,年底又要進行區選,「票債票償」並非沒有可能。如果能夠主動與中央溝通,讓人們看到泛民並非「反民」,而是懂得溝通、能夠合作、珍惜機會、代表民意的派別,極大可能會贏得一部分流失的選票。

從長遠看,中央與香港各政黨的溝通會常態化。政改方案投票前,泛民中的激進派鼓吹中央在最後一刻一定會讓步,鼓動溫和派「綑綁投票」。事實如何呢?中央沒有讓步,這也釋放出清晰信號:中央以「底線思維」處理香港事務,絕不會在原則問題上讓步。只要不突破底線原則,什麽問題都好商量。香港的事情最終還是要回到「有商有量」的軌道上來。所以,中央與香港各政黨的溝通一定會常態化。現在,既然中央已經伸出了橄欖枝,給了「台階」,泛民各政黨應該「順着台階下」。張德江委員長不久前在談到香港問題時强調了「5個始終堅持」的原則,其中包括「始終堅持依法循序漸進推進香港民主發展」。如何「依法循序漸進」?對於泛民來說,學會溝通是第一步。

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