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都需要「自虐」史觀

中學歷史教科書在東亞國家受到異乎尋常的重視。台灣爆發反課綱「微調」運動;香港也有對歷史教科書調整的討論;日本的歷史教科書更是常年引發「右傾」和「自虐」的爭議。中學歷史是大部分人最後一次接受系統的歷史教育,中學也是世界觀形成的重要階段。如歷史學家葛劍雄所言:「對絕大多數中國人,無論普通民眾還是高層領導而言,他們獲得歷史常識最基本甚至是唯一的來源,就是教科書。」(註一)所以中學歷史教些什麽、如何教,都足以影響大多數人一生的認識。

 教科書的史實和史觀

教科書寫的好不好,首先要看史實,其次要看史觀。史實固然應該求實和全面,但即使史實寫對和寫全了,若史觀不對,亦難令人滿意。日本「右翼」教科書的代表扶桑社的《新歷史教科書》,從史實方面來說並非不堪,除了慰安婦問題外的其他主要的二戰史實也都具備。比如,承認九一八事變是日軍的陰謀;承認七七事變是日本先大規模增兵;承認滿洲國是日本的傀儡;承認日本在南京殺害了很多中國人;承認強制勞工;承認日軍令「(亞洲地區)人們也遭受極大的損害和痛苦。尤其是中國的士兵和民眾,由於日軍進攻而犧牲慘重」。可見,「最右翼」的歷史書也沒有否認歷史,其最大的問題在於其史觀。比如沒有日本「入侵」某個國家的字眼,而這個字眼都用在西方國家對日本和亞洲國家之上;描繪了戰爭的悲劇,但是描繪日本人所受的傷害的文字更多;在描述戰爭的原因之時過多地強調了日本的「不得已」而忽略了本身的擴張欲望;在說到太平洋戰爭時,過分強調了對東南亞解放的一面。中國斥之為美化歷史。

 應否誠實認識本國罪惡歷史?

在教科書問題上,安倍認為「日本也有值得驕傲的歷史」;日本大部分教科書直面二戰罪惡,而右翼就認為主流日本教科書提及太多的「負面歷史」,視之為「自虐史觀」。毫無疑問,每一個國家的歷史都有值得驕傲的部分,中國如是,日本也如是。可是,世界各國,至少主要的國家,其歷史都不是清清白白的,除了那些「驕傲」的歷史之外,或多或少都背負着血淋淋的罪孽。英法西葡當年是殖民帝國不用說,德國發動了兩次世界大戰,是遠較日本罪孽深重的戰爭策源地。俄羅斯在東進過程中滅國無數,至今還割佔了中國15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美國也有販賣黑奴、種族隔離和印第安戰爭的罪惡歷史。於是,擺在每一個歷史(教育)工作者面前的問題是,應否誠實地認識本國的罪惡歷史,歷史教育是否只能強調那些「驕傲」的部分,而刻意淡化那些「罪孽」的部分?

誠實是必須的。但是,大部分國家,包括中國都沒有能夠這麼做。因為很多人擔心,那樣會導致國民對本國的質疑,損害民族自尊心,亦有其他政治的考慮。

翻閱中國的歷史教科書(註二),就會發現它同樣是「驕傲」歷史觀的教科書,同樣掩蓋了中國在歷史上罪惡的一面。它們沒有告訴學生:中國在秦漢時期無端發動對百越的侵略;漢武帝僅僅因為西域不進貢寶馬就悍然發動了滅國戰爭;隋煬帝的「三征高麗」與唐朝對高麗和百濟的侵略都是不義的戰爭,給高麗和百濟人帶來巨大的災難;明朝奉行「大國主義」,令周邊國家倍感屈辱;清朝對準格爾蒙古實行「永絕根誅」的種族滅絕政策;晚清對台灣原住民「開山撫番」,與飽受中國批判的美國西進別無二致;所謂的「對越自衛還擊戰」其實是一次侵略越南的戰爭……而對於中國歷史上(特別是近現代史)中國人對中國人的罪孽、民族與民族之間的罪孽,中國的歷史教科書或絕口不提,或刻意歪曲,或一筆帶過。連描述史實也做不到,更遑論「自虐歷史觀」了。沉浸在這樣驕傲歷史觀中的中國學生,怎能不篤信中國有史以來就是「和平的獅子」?又怎能不對周邊各國對中國的值得理解的警惕感到困惑?

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對歷史的誠實程度甚至還遠不如日本。諷刺的是,在強調「階級鬥爭」的年代,中國教科書倒並不忌諱本國歷史上的罪孽,惟認為那只是統治階級的罪孽而已。

 能反省自己歷史 最值得驕傲

在這方面,Howard Zinn所寫的《美國人歷史》(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是一個值得借鑑的例子,該書集中討論了美國歷史過程中的種種罪惡,很多反美人士都從這本美國人寫的書中尋找反美的材料。按照日本右翼的標準,這是一本徹頭徹尾的「自虐史觀」的代表作。該書有其偏頗之處,但作為一本反傳統的不講「驕傲」的本國歷史教科書,它給美國歷史教育帶來的衝擊是巨大的。可喜的是,經過早期的爭論之後,愈來愈多的歷史教育學者都承認該書所帶來的啟發,目前它已經成為大部分中學美國歷史課程的必讀書,反映出美國教育界對「驕傲」歷史觀的矯正。這是相當難能可貴的。而事實也證明,敢於正視自己國家的歷史,承認自己國家歷史有污點,承認自己的歷史有罪孽,並不會減少美國人對自己國家的自豪感。因為他們認識到,能夠反省自己歷史,正是他們最值得驕傲的地方。儘管現階段難以達到,但中日兩國的史學界和教育界都應把它作為長期目標而不斷努力。

註一:〈歷史教科書的「底線」〉,2013年,《同舟共進》

註二:以人教版中國歷史為例

作者是歷史學者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