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客制是要用心經營的

看到數年前的新聞,到了今天竟又再度成為新聞,我開始懷疑,是我們香港真的停滯不前,不思進取,還是歷史果真不斷重演?

說的不是政改爭議,又或是土地不足問題,而是香港足球的主客制問題。大約三年前,曾撰文談及港甲的主客制,原因是東方不想以城門谷運動場為主場,欲以旺角場作主場而不果,而愉園亦拒絕用小西灣作主場,寧願落戶大埔。事隔數年,歷史重演,一向以港島為根據地的南華,竟未能以大球場作主場,最終名義上以將軍澳作主場,但盡可能把大部分主場賽事安排於大球場進行,簡直就是對主客制最大的諷刺。

記得當年我是這樣寫的:

「現在興講主場,選舉論壇有主場,新聞有主場,天水圍儼然成為梁特及其禁衛軍的主場,連足球聯賽也實行起主客制來。」

「然而,主客制真的那麼重要,以至非要強制各隊實行不可嗎?顯而易見,主客制是以英國和歐陸聯賽為藍本,著眼點是提高市民對地方的歸屬感,從而吸引球迷入場支持所屬地區的球隊,可惜足總諸公只見樹木不見林,看不到歐洲大部分球隊都歷史悠久,且大多由地區體育組織發展出來,與地方的關係既密切又長久,但香港的球隊,除了屯門、南區及元朗(大埔剛剛降班了)外,其他球隊都與地區沒有聯繫,夾硬分配主場,猶如盲婚啞嫁,歸屬感卻不可能憑空而生。」

「環顧全球,主客制也不是那麼理所當然的。比香港大得多的台灣,其籃球和棒球聯賽(台灣足球水準太低,不能作為例子),也不是實行真正主客制的,半職業籃球聯賽SBL基本上都是在台北舉行的,職業棒球賽CPBL,雖然也有分主場,但其實大多是全台到處跑的,義大犀牛是高雄台南雙主場,兩個地區根本沒太大聯繫,而兄弟象的球迷更是遍布全台,而非集中在『主場』台北。」

如今回看,有些事情無疑改變了,例如,主場新聞沒有了,港甲變成港超,而台灣職棒竟也逐步建立起主客制的雛型來。

所以我也不得不改口,主客制不是不可行,但我還是堅持,主客制也不是非實行不可,大埔、元朗等球隊,或許真的可以培養該區球迷的歸屬感,然而,對南華、東方、傑志等球隊來說,主場卻是有點多餘的。而且,年年換主場,也根本是沒意義,根本不可能建立與社區的聯繫(假如該球會有計劃建立聯繫的話)。

於是,我又再次以台灣聯棒(中華聯棒大聯盟)作例子,相信不少球迷都知道,台灣職棒多年來,無論各隊戰績如何,最多球迷的始終是兄弟象,球迷遍布全台,即使數年前統一獅戰績如何彪炳,但也無法撼動兄弟象的江湖地位。

這個世界沒有不倒的霸業,改變也終於出現了,近年Lamigo桃猿觀眾持續上升,根據資料顯示,上屆Lamigo桃猿平均觀眾人數為6,241人,反觀兄弟象跌至不足5千人,只能屈居第二。Lamigo票房從2011年的2、3千萬元台幣,增至2014年的9千多萬元,升幅達3倍以上,今年更有望突破1億,令其他球隊羡慕不已。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是Lamigo用心經營主場的結果,不同於歷史比台灣職棒還悠久的兄弟象,Lamigo成軍僅十多年,沒有球迷基礎,其前身為La New高熊隊,並以高雄作主場,到2011年遷至桃園國際棒球場,並改名為Lamigo Monkeys桃猿隊,無論高熊或桃猿,會方都是將主場城市、吉祥物及隊名結合起來,以加強球迷凝聚力。近年該隊更把主場賽事全部安排在桃園球場舉行,不再實行所謂的「全台主場」或「假性主場」,決心十分明顯。

而且桃猿隊不僅以桃園球場作主場,而且是「經營」這個主場,不把球賽當成單純的比賽,而視之為一場表演,娛樂配套也十分講究,包括啦啦隊、煙花表演,還有紀念品店等,由於Lamigo「認養」了球場,可以自行決定更新設備,因此桃園球場也以乾淨舒適見稱。

桃猿的成果,令其他三隊爭相效法。集團以高雄為根據地的義大犀牛,今季也把全部主場賽事安排在高雄澄清湖棒球場舉行,讓球迷終於有了家的感覺;統一獅早在1999年已「認養」台南市立棒球場,不過還沒把所有賽事安排在此舉行;至於本來最多球迷的兄弟象(如今易名中信兄弟),原本球迷最多,在中信接手後人數下降,痛定思痛,今屆也「認養」台中洲際球場,但距離真正「經營」主場尚遠,而且仍留戀「全台主場」的風光歲月,看來龜兔賽跑的故事還在上演中。

但即使Lamigo的成果顯著,台灣還是有人認為台灣地方不大,要落實屬地的主客場制並不容易,反而全台巡迴更有效益,那麼比台灣細得多的香港,主客制真的可行嗎?請別忘記,台灣職棒只有四隊,即使將來擴至五隊,六都也剛好各有一隊(我暫且把台北和新北視作一個整體),但港超可是有十隊呢!何況香港沒有「認養」這回事,即使所謂主隊,對球場的管理也沒有多大發言權,更別說經營了。

而最最最重要的是,主場可不能朝令夕改,以球隊戰績來決定選擇主場先後次序,乍聽好像很公平,但根本跟主客制原意相違背的,要搞主客制,請好好向桃猿學習(我不會大想頭要大家學曼聯巴塞),否則不倫不類的主客制,不要也罷!

原文載於作者FB,圖片來源新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