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謙卑很難

非建制派在立法會選舉大有斬獲。未來一年最重要的選舉,就是選委會及特首選舉(其實也有下年12月港區全國人大選舉,但這部分泛民及自決派應該興趣缺缺)。由於今次泛民認為立會選舉結果比預期好,所以早前泛民的功能界別議員組成了一個平台,協調選委會選舉。有支持者揚言可以選到300名選委,甚至有人更稱要做「造王者」云云。

我們不妨拿上一屆選委會的選舉結果作參考。上一屆堅實的泛民人士,最終約取得近200名選委。如果加上政見接近泛民的選委(約20至30名),大約有200多一點。上屆何俊仁出選,取得188個提名,最終得票只有76票。當然,何俊仁最後的得票多寡,不能作準,因為投票當日有白票之外,也有部分人支持唐英年。但我們若以提名票作為參考,泛民實際上只有近200名堅實的選委支持者。

當然,每屆經驗都不同。上一屆選委會選舉之前,政界大多認為唐英年贏出的機會很大,亦影響了泛民人士出選的意欲。但從另一個角度看,由於今次選委的形式及選舉方法不變,所以泛民若要在選委會上,比上屆贏多100多個席位,就要投入大量的人力。觀乎上屆選委會參選,參與協調選舉的朋友一再在報章提過,很多界別出現吹水者多、落場者少的困局,特別是泛民比較有把握的專業界別。不少泛民支持者提到,出選恐怕影響公司生意或影響與北京關係而婉拒出選,能夠湊到近200名泛民人士出選已不容易。

泛民面對兩方夾擊

而且,今屆泛民面對的,是有兩方面的夾擊。一方面,是有傳今屆本地商界及建制派,決定空群而出,他們寸土必爭,更會在泛民擅長的專業界別出戰。而本地商界,反對梁振英連任的力量,要做出最高度的集結投入選戰,更希望在專業界別攻堅。至於建制派亦高度投入,確保下一屆的特首,能夠以最多的支持票上任。

另一方面,是非建制派之間的合作與分歧。其實泛民的票倉,亦有出現碎片化的情况。但是,由於非建制派在功能界別的選舉,一般只有一個候選人,所以在與建制派對決之下,票源較為集中,令非建制派可以贏出。然而,現在選委會的各個界別之議席,一般都有10個甚至30個,泛民及自決派的人士都有機會贏出。問題在於,雙方關於重啟政改以及撤回8.31的路線,的確有分歧。泛民能否可以與自決派人士整合、壯大力量,的確相當關鍵。

不要被勝利衝昏頭腦 才能做好部署

說到底,泛民朋友的確可以用「奪取300席」作為目標。不過,以現時選舉制度及方式,在泛民內部可否有超過300人出選也成疑問之下,更遑論要贏300席。有時候,訂下目標,對於政治鬥爭及燃燒選舉意志相當重要。但說到底,實事求是、保持謙卑,不要被立法會所謂的勝利衝昏頭腦,才能做好部署,真正做到寸土必爭。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