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子宮裏定輸贏」

筆者大致上已經不會再看TVB所製作的節目,但近日看報章報道,以及網絡上的熱烈討論,還是對一單新聞略有所聞。

「贏在子宮裏」 「贏在射精前」

那就是該台一個探討香港近年教育生態的節目。一名母親在訪問中說了兩句十分「出位」的說話,那就是「贏在子宮裏」,甚至是「贏在射精前」,惹來坊間頗大的反響。

事緣,這名已懷有第二胎的母親直言:「現在社會的趨勢是BB要懂得表現自己,懂得爭取機會,我下一胎會讓他早點適應競爭心態。」所以今次她已經做足準備,要讓孩子「贏在子宮裏」。

但更具爭議的是,這名母親又說,由於屯門有幼稚園一年只收10名1月份出生的小孩,因此屯門區內的母親都有句「精句」,叫「贏在射精前」。意思就是在夫婦行房前,先計算好因為要子女在1月出生,而懷胎又需9月,所以「計好幾時射,就喺1月生」。結果這句所謂「精句」,或許真的太「爆」,惹來嘩然,被網民「鬧爆」,頻呼「有病」、「黐線」。

Outliers一書卷首的小故事

筆者這裏不打算加入這些口誅筆伐,反而有興趣探討一下,有些幼稚園為何只收1月份出生的小孩?又或者如有些網民所透露:「好多學校明文規定,9月1日之後出世係唔收,而七成學生係3月前出世」?

這裏讓我想起一本看過的書。

美國暢銷作家Malcolm Gladwell,一向擅長以科學角度,就生活中眾多有趣現象,作出抽絲剝繭的分析,且擅長講故事,能把箇中玄機,娓娓道來,引人入勝,因此極受歡迎。著有The Tipping Point、Blink、Outliers、David and Goliath等十分暢銷的書。

在Outliers(中譯本《異數:超凡與平凡的界線在哪裏?》)一書中,一開始,他提出一個有趣現象。首先,他引述加拿大心理學家Roger Barnsley的一個有趣發現。話說,有一次,他一家走去觀看少年冰上曲棍球賽,其太太在閱讀場刊時看到這些少年球員的背景資料,偶然發現他們大部分都是在1月、2月、3月出生。這激發了其好奇心,回家後嘗試蒐集及查看所有能找到加拿大職業曲棍球員的出生日期,赫然發現40%的球員都是在1月至3月間出生,30%在4至6月,20%在7至9月,只有10%是10至12月。

作者說這個現象看似神奇,但其實很易解釋,且與星座等神秘因素無關。因為加拿大曲棍球年齡分級的界線是1月1日,凡是在同年1月1日以後出生,到12月31日之前,都會劃入同一個年齡組別,但中間可以相差近一歲。而在孩童的發育年代,一歲間的身體成長狀况可以出現很大的差異,塊頭可以大得多、健壯得多。因此,這就是1月及年頭出生所佔的先天優勢,比起其他同齡的更易脫穎而出,被揀選入球隊,亦即是我們近日流行講的所謂「贏在起跑線」。

講完了心理學家Barnsley在加拿大曲棍球圈的發現後,Gladwell再進一步看看其他國家的其他運動,又發現,以美國棒球圈為例,年齡分級的界線是7月31日,在8月出生的遠比其他月份的來得多;又以歐洲足球為例,以往國際賽年齡分級的界線是8月1日,結果在8到10月出生的足球員,要比5到7月的遠遠為多,但後來足總把分界線改為1月1日後,又變為以1到3月的最多,與Barnsley的發現大致脗合。

年頭生與年尾生之間的差異

之前說的都是運動競技領域,那麼在教育體系又如何呢?Gladwell再進一步在書中探索。

他引述了兩位經濟學者Kelly Bedard及Elizabeth Dhuey,運用近20個國家的數據,就學童出生月份與數學及科學測驗成績的研究,當中發現,在同是4年級的學童中,出生較早比出生較遲的學童,測驗成績要高出4%到12%。Dhuey說,即使兩個4年級生智力相當,一個是年頭生,一個是年尾生,年頭生的可能拿80分,年尾生的只能拿68分。

學者Dhuey再進一步解釋說,校方很多時把孩子的「身心成熟程度」與「能力」,混為一談。起初,當出生月份比較早、身心比較成熟的學童,表現得比較好,校方就按此把他們編配到資優班(筆者按:這就像我們年輕讀書時的A、B、C、D、E班中的A班),讓他們接受更好的教育、老師更悉心的照顧。之後,他們的學業成績也自然比較好,於是又再翌年升級時,繼續編配到資優班。如此一來,因為「贏在起跑線」,於是就一直保持領先。她發現這種影響甚至延續至大學,於是她感慨地說:「這實在荒謬,我們隨意切下的入學年齡分界,竟有如此長遠的影響,而且似乎每一個人都覺得無所謂。」

但學者Dhuey卻指出,丹麥這個國家,就不贊同教育圈這種做法,於是規定在孩童10歲以前,不能進行任何的能力分組。於是,丹麥為了落實教育上的平等理念,不讓因年齡所造成的身心成熟度差異,影響到孩童接受教育的機會。

應該思考如何改革 還是被動接受「遊戲規則」?

我不是教育學家,也沒有進一步翻查過相關的教育學文獻以及數據作考證,更遑論作過相關的研究。這裏只是分享一下前述的有趣閱讀經驗,讓讀者在最近事件所引發的眾聲喧嘩中,提供多一些養分思考。

近日,一些名人都挺身而出,指出自己尚算成功,但卻並非於1月或年頭出生,因此家長對此並不需要太過介懷。不過社會科學的訓練,讓我們緊記,分析社會現象,不能只着眼個別例子,而要看整體數據統計分析。

如果真的有大量數據證明問題確實存在,我們也不能以「我自己並非年頭生」,而把問題輕輕帶過和抹煞,而是應該像丹麥或其他國家般,在政策層面對症下藥,作出改革和補救;還是像典型的香港人一樣,把問題「take for granted」,只識盡量被動接受,或至多是吃透「遊戲規則」,而鬧出「贏在射精前」之類,這也是我們要反省的問題。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7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