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周年

今年是香港回歸二十周年,剛成為中國領導人的新貴,自然要大灑銀両大事慶祝。本來洗洗太平地、整潔市容倒也無妨,但聽聞要動用近萬警力,務求令領導人所到之處,方圓幾里內皆無閒雜人等,大小遊行一律禁止,更傳中資準備托市,務必令恒指處於高位,粉飾太平之餘,更要做到歌舞昇平。回歸才二十年,香港怎地變得這樣陌生?夜來隨手翻開久違了的《笑傲江湖》,看到任我行以教主之尊登上華山,沿途教眾高呼「千秋萬載,一統江湖,文成武德,澤被蒼生」,忽覺驚心動魄,可有一天,這種場面也會在香港出現?

二十年可能更加適合好好地反思何謂「一國兩制」。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突然南巡,駕幸濠江,盛讚澳門治理有方,弦外之音路人皆知,倒是他言談間所顯示的領導人心目中的「一國兩制」更為有趣。澳門為第二十三條立法,走在維護國家安全的最前線,行政、立法和司法合作無間,議會運作良好,社會安寧,沒有不滿的聲音,中央政府高度評價,這就是中央政府心目中的「一國兩制」。

香港和澳門是兩個截然不同的社會。香港二○一六年的國民生產總值是澳門的八倍,人口是澳門的十二倍。澳門相對上是較單一的城市,旅遊和賭業佔了政府總收入的七成,經濟上極端依賴內地。二○一五年內地收緊前往澳門的內地旅客簽證,國民生產總值便下跌26.4%。在這種經濟、政治和文化背景下,澳門緊貼中央意旨是可以理解的。反觀香港一直以來均是一個中西文化匯聚的國際城市,經濟對外開放,與國際高度接軌,資訊流通,亦易受外來因素影響。城市文化多元和複雜,崇尚自由法治廉政高效的核心價值,從來不是一個一言堂或唯唯諾諾的社會,一國兩制要保存的正是這些核心價值和有異於內地的思維、制度和管治文化。可惜,近年的領導人已漸漸忘記了兩制的原意,不斷將內地的一套思維和管治模式搬來香港,一國兩制已變得愈來愈面目模糊!

在領導人心目中,澳門是成功的,因為澳門已漸變為一個中國城市。澳門也是行一國兩制,但今天的澳門和深圳還有多大分別, 兩制還剩下多少?

文:陳文敏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5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