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維碼墓碑

到香港仔掃墓後,照例開口跟大女孩說說墳場內的「名墓」故事。葬的是名人,故我戲稱為「名墓」,蔡元培、熊希齡、黃克競、馮平山、唐紹儀、花影恨……各人悲喜與哀樂,是民國史的縮影,可以說上幾個鐘頭。

豈料大女孩沒聽幾句即打呵欠道,算把啦老豆,講過幾十遍了,每次都悶到我想死。

話雖如此,我仍是正色地繼續說下去。如果連把話說完的權力都沒有,我這老爸尊嚴何在。於是,她假裝在聽,我認真在說,直到回到家中。

可是我忍不住想,到底有什麼方法能令她對名墓感興趣?難道真要再等一段日子,到了「二維碼墓碑」大行其道,有聲音有影像有情節,她才覺得吸引?若是,祈求此日快來,好讓她有機會更懂民國名人的浮沉往事。

「二維碼墓碑」是新鮮事物,僅在網上有人宣傳,倒不知道是否真有人這麼去做。話說湖北有某公墓推出收費服務,你付錢,他們替你在先人的墓碑上雕刻一幅二維碼,孝子賢孫或任何人站在墓前,用手機輕掃墳上barcode,即可連結到由你預設的網站,裡面當然可以上載任何你想上載的文字和音影資料,讓瀏覽者能夠全方向、多層次地悼念和認識亡者,不必再只看碑上的短短兩三行生卒行狀。

嘩,這其實是好主意。「萬物聯網」的時代到了,既然幾乎所有家具都可連網,為什麼墓碑不好?既然結婚要放PPT讓親友了解一對新人的相愛歷程,為什麼墓碑上不可以有barcode讓後人回憶亡者的歷歷生平路?怪雖怪,但我確信,不出十年八載,二維碼墓碑必大行其道。

而我想,像我這類人,若亦有此墓,最希望放的是我自認最精彩的一場教學演講片段;好為人師嘛,死而未已,此之謂也。至於片段末處,當然要附網絡書店的連結,提醒瀏覽者購買《龍頭鳳尾》小說,以及它的續集《牛頭馬面》。版稅由我後人代收,他們會再買冥紙,嘻,燒給我。

文:馬家輝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4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