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平等?警官更平等!

就現已退休的警司朱經緯於一四年雨傘運動期間,在旺角涉以警棍毆打途人鄭仲恒一事,至今已超過二十六個月,縱然監警會已確認有關投訴成立,但律政司仍未決定是否提出刑事檢控。上周四,鄭仲恒法律團隊向律政司長袁國強發公開信,指對方如兩個月內不進行檢控,則不排除會以一切合法方式,包括私人檢控去維護公義。

其後,律政司回應稱,警方投訴警察課在完成朱經緯案的跟進調查工作後,於去年六月向律政司徵詢進一步法律意見,律政司分別於去年十二月及今年一月就該案件的證據是否足以提出刑事檢控,向警方提供了法律意見。而警方則表示投訴警察課現正跟進有關事項,稍後會回覆律政司。據報,鄭仲恒近半年已至少三次到灣仔警署補交資料及補充口供,而警方曾表明是應律政司要求向他索取更詳細的補足資料。

如果這是警方的一貫辦案速度,那麼,環觀全球的法治地區,警隊辦案效率之慢,香港認第二的話,應該沒有其他地方敢認第一!公眾都有目共睹,相關新聞片段非常清楚地顯示,朱經緯當時多次揮動警棍驅趕並毆打多名途人,而被毆打途人之一的鄭仲恒在事發後幾天已報案。如此人證、物證俱全,究竟為何拖延二十六個月,警方與律政司依然未能作決定呢?而且再三要求鄭仲恒補充口供,到底有什麼企圖呢?

在外界看來,警方與律政司均明顯是存心拖延時間,聯手包庇朱經緯,絕對是嚴重失職。這樣絕對會令市民對警方及律政司的信任盡失,更不得不認為警察擁有犯法的特權,在法律面前,享有比市民更平等的待遇。

文:李柱銘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2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