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

警隊幾萬人集會聲援七警,聲勢浩大,但訴求模糊。

幾萬人集體問候別人娘親、自比二戰被迫害的猶太人,受到以色列和德國領事館「遺憾」,警察想爭取的究竟具體是什麼?始終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是聲討洋人法官?是警察打人無罪?是釋放七警?還是要求特赦,讓七警可以「堂堂正正返出來」?

可能說得比較多的,是要求訂立「辱警罪」。

所有法例,字眼都要訂得非常嚴謹,才能有效執行,否則會引起沒完沒了的爭議。首先,「辱」的定義為何?是否一定要粗口爛舌?態度寸少少大大聲無禮貌質問阿Sir,是否算「辱」?

其次,為何只是警察才有這種特權?消防、海關、入境、廉署等紀律部隊,是否也要受保護?公立醫院的醫生護士也不時受到病人或家屬辱罵,是否也要訂立辱醫辱護罪?社署、房署、食環這些經常接觸市民的部門,是否也要納入?不如訂立「侮辱公職人員罪」好了。但教師呢?巴士的士司機呢?範圍究竟要幾廣,才算恰當公平?倡議者應該說清楚,不能信口開河。

不知集會的警務人員有沒有聽過孟子說的「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還有下面兩句:「家必自毀然後人毀之,國必自伐然後人伐之。」不難明白,孟子的意思是叫大家反躬自省,為何人會受侮辱?家會被破壞?國會被攻打?問題都是出於自己,出自內部,要反求諸己,要問問自己出了什麼問題。

就說這個集會上台發言的人好了。幾萬人集體公開問候別人的娘親,簡直可入健力士紀錄,與黑社會爛仔有何分別?已對警察的形象破壞無遺。自比被納粹黨迫害的猶太人,這種對歷史無知的低水平發言,得到台下眾口一詞和應,更醜出國際,這不是自取其辱是什麼?

警察負責維持治安,若警民關係緊張,職務無法順利執行,對香港的安定絕無好處。警察有警槍有警棍,還有其他裝備,都是殺人武器,更有執行法律的公權力,但要得人尊重,要靠自己的表現贏回來,而不是靠苛法迫出來,更不是靠武力打回來。

訂立「辱警罪」,非但無法提升沉淪低落的警察形象,反而會激化愈來愈緊張的警民關係。要學習孟子的智慧。

文:吳志森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2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