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人訪問什麼人﹕專訪羅冠聰——展示赤誠走下去

「我現在的心情,是很平靜。因為不同的可能性都已經預計過,所以目前最重要的都是應付選舉。」現在是立法會港島區候選人的羅冠聰,剛剛在香港仔擺完街站拉票,晚上近九點趕到銅鑼灣接受訪問。訪問在判刑前進行,看見羅冠聰,他的心情的確是平靜的,每天由朝到晚的選舉宣傳,大概已經佔據了羅冠聰的所有心思、心力。剛過去的星期一,裁判官判刑,被控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會罪成的羅冠聰需接受120小時社會服務令,其戰友黃之鋒及周永康,則分別被判80小時社會服務令和入獄三星期、緩刑一年。今次判刑之後,牽涉羅冠聰還未開審的案件,還有三宗,但這一切一切,對於羅冠聰而言,他都願意承受。

等待的過程最難過,而且是等待判刑,面對的是留案底、社會服務令,以至是監禁,都是沉重的後果。「這些事發生在兩年前,當你決定公民抗命的時候,就要面對判刑這個後果,特別自己是運動的核心成員。」一個年輕人,因為政治信念而付出代價,最壞的情况是監禁。「我想如果坐監的話,最好的一件事是可以調整好自己的生理時鐘,可以專心讀書。坐監的時間大概可以讀到過去一兩年讀過的書的總和吧。」我和阿聰是同年出世,他還比我年輕幾個月,訪問之前,我一直嘗試代入他的角色去回答我所設下的問題。我了解公民抗命的概念,明白接受法律制裁是抗命的一部分。但一想到要面對判刑,就不敢想像當中的壓力。羅冠聰所說的冷靜、堅定,不是「裝」出來的,而是如他所說一樣,「一步一步」走出來。

從猶豫到堅定 藉行動印證信念

「一個人可以為他的理想付出多少的代價,是一步一步、慢慢體現出來。我最初上莊(註:成為學聯常委),仍然很猶豫應不應該填那份『佔中意向書』、做不做運動的核心,然後經過很多事,像新界東北衝入立法會、七月二日組織公民抗命等,這些都是一步一步走出來。有這些理念,然後以什麼程度貢獻自己,往往只有在真正面對的時候才知道。而我每一次的行動、實踐,都在印證自己的信念。每一次我都發現,我的信念比想像中,來得更堅固。」羅冠聰在過往的一些訪問中,常常形容自己最初投身政治,是「順心而行」,到今天仍然保持得住當初的「心」。「關鍵是,無論最後判刑的結果如何,都不會後悔,而且必然要承擔。所以就算可以有多次機會去選擇,我都會同樣地做。一切都是坦然的。所以我覺得,就算真的要坐監,到時的感覺是怎樣都不重要。」

由最初猶豫是否簽佔中意向書,到今天參選立法會,短短兩年時間,逐步走來都不容易。羅冠聰好肯定地說:不後悔。不過,自從選了政治這條路,回望兩年前,感覺就是回不去了。「很多過往的connection都不同了,不關心政治的朋友幾乎全部失去,以往打劍擊所累積的朋友、足球隊的隊友都失去了。生活180度轉變,facebook上的東西跟以前不再一樣。生活影響我們的思想,可以說是100%回不去了。但人生就是這樣,是選擇。」

從政本身這條路也不好走。兩年前,一場雨傘運動引發社會熱中政治,但如羅冠聰所說,大眾的情緒來得快,去得更快,佔領之後政權沒有絲毫的退讓,隨之而來的是社會變得出奇死寂,剛過去的七一遊行人數,跌到只剩兩三萬人。「相比起政治制度沒有變化,社會的冷漠對我打擊更大。制度沒變化,可能是未變化,又或者是觀察不到。之前到美國交流演講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在美國讀書的香港本科生,他說他是因為雨傘運動,才在大學讀香港歷史,他說他希望讀博士做香港研究。在其他會議中,不少越南的activists(社運人士)都說是受到雨傘的啟蒙。」

「2014年的時候,七一遊行有50萬人,今年只有兩三萬,那些人去了哪裏?我不覺得每一個人都要去遊行,但如果他們對遊行這方法、手段不滿的時候,有沒有其他方法去實踐政治訴求?我又見不到。所以我覺得選舉是一個很好的平台,去宣揚我的理念。」

着重公民社會、宣揚民主自決,是羅冠聰提出的方向。「如果覺得遊行無用,其實仍然有很多空間可以做,我們現在不只得一個目標(真普選),我們應該雙線發展,做更多有意義的事。這包括朱凱迪提出的社區經濟、小麗(劉小麗)提出的社區自主等。」重建社區網絡,建立公民社會,就是羅冠聰等人爭取民主的手段。

傘運後的沉重兩年

兩年時間,對羅冠聰來說是漫長的。雨傘運動之後,成為學聯秘書長,然後面對「退聯潮」,之後是法庭的審判,還有即將到來的立法會選舉。作為當日跟政府談判的代表之一,雨傘運動肯定是羅冠聰人生的轉捩點,但兩年以來,這段經歷卻是異常的沉重。「我有一段時間,是不敢看(傘運)相關的書、紀錄片等等,直至最近我才開始翻看當時的片段。」「每次見到相關的片段,都會覺得尷尬,覺得不知如何面對整件事。對雨傘、對自己的角色都未沉澱到,根本沒有心理準備去重溫。」

選擇繼續走政治這條路,就必須面對過去。終於有勇氣重看佔領運動的片段和文字,跟羅冠聰原來心中的想法又有多大落差?「愈是看到相關的片段,愈感覺到當中的positive。之前大家都被一個大的結果所籠罩,雨傘失敗了、政改否決了。但當重看這些片段的時候,就見到一些detail的地方,是有質感的。大家當時的互相幫助、堅決,像自修室的搭建、金鐘的廁所入面有十多種洗手液等等。這是一種理想狀態的體現,對我自己有很大的影響。」

回顧傘運 當時不應該拖

回望雨傘運動,如果有一個機會,可以讓羅冠聰回到兩年前,他會希望改變什麼?「可以有機會改的話,我覺得『拖』不是一個好的選擇。假如一場運動要促使政府在鎮壓和讓步之間作出選擇,我們必須速戰速決。當然現在所有都是後設,而當時的決定受到很多方面的影響。但如果可以再選擇,我會令到最後的結果不是『拖』。我知我當時有能力去做到這個影響。」選擇不去「拖」,他的意思是要提早把行動升級,「這些都是後設的想法,到現在也不知道,不過就算不知結果會怎樣,我都會選擇不去『拖』。我覺得我有準備,去跟政權『賭一鋪』」。

年輕人,無論是否參與政治,都面對一個問題,就是年輕會逐漸離自己而去。「光環的存在,suppose是源於學生by nature沒有受到利益所驅使而行動。當有朝一日,失去學生的身分,但仍然靠着信念、靠着原則去做人、做事的時候,就要花很多的工夫去說服其他人。而他們信不信又是另一回事。這的確是很大的挑戰。所以要將自己和老舊的政客分開,我會懷疑他們是否當政治是『打份工』。但香港需要變化,香港不需要那些議員。」

「在香港,要展示自己是赤誠的人,係相當困難。沒有學生身分之後更難做到,但我相信香港需要一些人去帶來改變。」

■問:亞然,中大政政系畢業,寫作人

■答:羅冠聰,香港眾志主席,前學聯秘書長,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學生。今年報名參選立法會港島區地區直選。

香港島候選名單包括:

黃梓謙、劉嘉鴻、葉劉淑儀、何秀蘭、張國鈞、詹培忠、鄭錦滿、羅冠聰、沈志超、王維基、徐子見、司馬文、許智峯、陳淑莊、郭偉強

新界東候選名單包括:

方國珊、林卓廷、廖添誠、陳云根、梁國雄、張超雄、楊岳橋、麥嘉晋、鄭家富、葛珮帆、侯志強、李梓敬、鄧家彪、范國威、陳玉娥、黃琛喻、李偲嫣、陳志全、梁頌恆、梁金成、容海恩、陳克勤

新界西候選名單包括:

黃潤達、尹兆堅、高志輝、周永勤、鄭松泰、鄺官穩、田北辰、何君堯、梁志祥、郭家麒、黃浩銘、李卓人、黃俊傑、麥美娟、馮檢基、陳恒鑌、張慧晶、呂智恆、湯詠芝、朱凱廸

圖:蘇智鑫

編輯: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6年8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