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人知道也不怕

正常社交,一般不會輕易將自己的家居生活、財務收支、地址電話、病歷療程和家人資料向外人公開。然而,不少人在網上表露這些資料時,因為只是對着屏幕和鍵盤,警覺性會鬆懈下來。而展示時,也沒有想到日後會有人拿着這些「無關重要」的資料來害你。有些學生以為:我們網上閒聊的內容除了圍內幾個朋友外,根本無人知道,也無人會感興趣。

美國曾有人將今天下午全家去看球賽的資料公告天下,便招來小偷把家當搬清了。家人吵架內容、尖酸刻薄的罵人話甚至髒話,公諸網上後,駟馬難追。要警覺:發放網上的資料,必須清潔安全,即使大仇家知道都不損你分毫。

網上資料的流傳之廣、存留之久,往往出乎意料。十多年來於招聘員工時,我作為負責人,必定要求校內同事先行上網蒐集申請人的資料。早在八九年前,美國已經有不少人因為在網上的言論和表現,長期找不到工作。最後要申請改名換姓。也有申請人主動介紹自己在網上資訊供未來僱主參考,包括他放在網上的筆記講義、自拍的教學視頻短片和網誌文章等。甚至主動讓我們進入其「臉書」中觀看其與學生互動的內容。

網上發放資訊是雙刃劍,亟宜善用慎用。

有些學校遇到危機,仍只沿用往昔的紙媒或新聞稿作「公關」媒介。但在幾個小時裏,信息往往已經在家長、學生或校友中輾轉傳播或被扭曲,謠言或猜度已經發酵、膨脹和轉型,待明天見報時可能已經太遲了。校內危機小組必須有人關注網媒信息。

文:德叔

原文載於2016527《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