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狀況繼續 將來的政治只令人心死 —— 寫在城大選票染墨後

作為中大學生會代表會副主席,我認為我不應就退聯事務作任何表態,只應在會章和體制上盡力協助各方收窄分歧,釋除誤解,甚或達到改革,令全中大的同學獲益。如有全民投票進行,就應維持正反意見可以暢所欲言,讓公投得以公正地進行。但今天我們所看到的,並不是保聯或退聯之爭議,而是大是大非的問題。

在選票上撥墨一事,不論對保聯或退聯一方毫無好處,反而只會徒添爭拗。況且最後都只有七票受影響,根本無法左右大局,對任何一方而言又有甚麼好處?因此,我不相信此事是兩方所為,我傾向相信有好事之徒出現,又或是第三方(保聯與退聯一方的共同敵人)所為。古有二桃殺三士,近一點就有國會縱火案,這些歷史教訓,我們又是否真正汲取過?

選票染墨情況的幾種可能

  1. 印章漏墨,如果一直都沒有換過印章的話,無理由其他選票無問題,這個可能性極低
  2. 對票箱倒墨,我亦相信可能性偏低,因為選票染墨程度不似是倒墨造成,看票箱底內是否有墨便可得知
  3. 選民自己令選票染墨,這個我都係覺得可能不大,支持退聯的不會,反對的都不會。但如果真是這樣,明顯是票站負責人監管不力
  4. 中途有人打開票箱倒墨,理論上只有評議會嘅人(或者選委)才有開票箱的鎖匙(我無看錯就應該是鎖匙鎖式鐵票箱),我認為中途有人開票箱搞選票的可能性較高

加上之前投票期問題,黑底黑字海報,我相信事態不是這樣簡單,亦不是保聯或退聯者所為。

必然要向評議會問責

今天的事件,反民主之所為絕不能容忍,評議會和票站人員失職已成事實,成立獨立委員會就此事調查,檢討整個全民投票程序,以至向評議會問責是必然過程,無可抵賴。

我明白,Perception is reality,但只憑一己之見,就作下判斷,我們又與那些誣告義人的惡勢力有何分別?我一直都支持學聯,支持院校學生會留在學聯,但我一直都認為學聯需要改革是事實,透明度不足確實需要問責,我作為前學聯常委未有盡力促成有關改革也是責無旁貸,應當被興師問罪。

標籤對事態毫無好處

我相信退聯當中,大部分朋友都是真心的民主追求者,只是實踐方式和想法並不相同,因此我甚少批評他們為「共匪」或「五毛」,這樣標籤對事態毫無好處。今天的所有事情,我認為跟他們完全無關。另外,我在學聯的這一年間,與各位現任學聯常委或中央秘書處的人相處,我敢以人格擔保,此事亦肯定與學聯完全無關。真兇是誰,我興趣不大,但我必須強調,今天的狀況繼續下去,將來的政治也只會是沒有希望的政治,只是令人心死的政治。

記於反民主,反邏輯的一天。

原文載於作者臉書,標題和小標題均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