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七一,雨傘運動無力感的另一視覺

上星期五乃雨傘運動後的第二個七月一日。經過林榮基一事,不論是泛民還是本土派皆以此動員群眾。然而,兩派最後必須承認結果令人失望:雖然民陣聲稱有11萬人參與遊行,但明眼人一看就知此乃誇大其辭,根據港大民研推算,「遊行的總人數介乎2.3萬至2.9 萬」,更比去年少;另一方面本民前、青年新政,以及民族黨所發起的包圍中聯辦又因人數不足,警怖防太嚴,而行動被迫中斷。

就去年民陣遊行人數大減,有泛民學者解釋,此乃因為雨傘後的無力感所致。另一方面,本土中人也提出近似觀點,指經歷過79日的佔領行動卻無所得,是以要在行動上升級,逼使政府回應。的確,此乃最為合理的推斷,並到今年依然適用,筆者身邊的朋友也繼續以「佔路沒有用,遊行又怎會有用」作理由,拒絕參與民陣之行動。然而,有一點要指出的是,不到維園並不代表他們是支持本土派。本土派在中聯辦的示威以失敗告吹,除了因為本土派自身在應對事態發展出現問題外,固中原因正正是因為這一群人也同樣拒絕響應本土派的號召。他們一方面認為遊行沒有用處,但另一方面又因為種種原因,例如自己不能承擔被捕的風險、自己還未能接受到本土派口中「勇武抗爭」的界線等,而最後選擇安坐家中。這一類「遊離份子」平日關心時政,曾是雨傘運動的一員,更是社會現時「反政府」一方的最大多數。要如何有效拉攏這一群市民的支持,是兩派刻下皆要面對以及解答的首要問題,而非各自譏笑對方「遊行沒有人」、「口頭勇武」云云。

而事實上,這條問題更是需要有急切的回應。林榮基一事顯示出一國兩制被公然踐踏。假若林榮基事件在往日發生,七一示威人數之多,可想而知。可是在今年的七月一日,此事卻未能成功動員預期數目的市民走上街頭,可見市民的無力感已達至臨界點,並不是民陣聲稱的「反映市民從雨傘運動的無力感走出來」。假若情況持續,當無力感演變成犬儒、噤聲,市民開始習慣面對荒謬,這將會是香港民主運動走到末日之時

文:無名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