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後本土VS西環

立會選舉塵埃落定,非建制(現在不能再叫泛民喎,因為非建制可以唔只泛民一類,真心想問咩事?)在地區直選上保住關鍵議席數,但另一方面建制亦成功換血甚至引入直屬西環人士,而本土派亦有加入的時候,未來立會的政局變化,相信比現在更加緊張。

中聯辦契仔契女(謝偉俊、梁美芬、容海恩、何君堯)全線當選,何君堯更加真心說多謝中聯辦,可見中聯辦操盤能力的確很高。留意這些人物全是全新的土共系統,再不是傳統的左派陣營培養出來的,而是中聯辦親自篤定入選,這些人沒有以往傳統左派的政治包袱。而且他們多是以所謂「獨立」身份參選,所以在立會內表決時,完全可以是中聯辦的直接管治,而不須如工聯會、民建聯間接投票,這樣對現屆執政者有利,西環在管治香港政圈也有更加大的實權。反觀一些沒有被加持的候選人,如鄧家彪,沒有西環支持,只餘工聯會支持,保到一個麥美娟也不能保多個鄧家彪。今後傳統左派的勢力會大減,但是隨之而來是西環勢力正式冒起,並且有可能成為聯盟,以增加政治籌碼。

另外一個現象就是「第三條路」行不通。除了王維基未能取勝外,還有就是一批所謂「中間」人(狄志遠、黃成智之流)全軍覆沒。可見他們兩邊不是人,即使以為可以界到票,但是基於沒有明顯的實力以及中聯辦也不視為親生仔下,只能是陪跑。或者這些人真心知道是陪跑,只是界票功能為主。不過這些第三條路的路線,也只能在這屆出現,下一屆以及今後香港政壇,他們只能成為六七線演員。

雖然這一次西環加持成功,但是在高投票率下,以及政治環境大趨勢,傘後人物也成功入局。包括游蕙禎、梁頌恒、羅冠聰、鄭松泰以及劉小麗。這些人物在雨革前從未在政壇上出現,但是經過今次選舉成為代議士,當中要留意的是游蕙禎和梁頌恆。兩人在梁天琦支持下,都成功入局,可見本土派的影響力頗大;此外落選人的票數,如黃洋達也有三萬票,顯示出他的支持者數量其實也很龐大,並非沒有影響力,只是輸在議席數目的分配下,以及該區的結構性問題(東九基本是老人舊公屋區為主)。本土派並非想像之中的另類或者非主流,而是有一定的民意,一旦集合的力量更不容忽視,因為現今的政治形勢已經不只是在議事堂上論政,還有的是街頭抗爭。

其實梁天琦及一眾本民前團隊在年初一事件以及梁天琦被DQ不能參選等事,對整個香港政局都帶來了一個根本性的形響,就是香港人也開始對中共的管治的壓迫下有明顯的反抗心態,不再只是紙上談兵或者鍵盤戰士。雨革的出現,已令中共有點驚奇,但是後段因無以為繼認為不成氣候。到年初一,一粒魚蛋改變了中共對香港的觀感,而香港人也對自己的觀感改變,這是一個極為深遠的影響。所以本土派入局,是一個現實社會的反映。

而功能組別上,一如去屆的分佈,專業界別泛民保持多數議席,甚至連測量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因為梁粉謝偉銓比唐營林雲峯界死左,完美示範鬼打鬼;姚松炎漁人得利,相信是西環意料之外,更是689始料不及,這個689票倉給人取去。留意是專業界別大多的對決是「非建制VS建制」時,非建制多數勝出,餘下便是馬逢國勝出,可見本港政治取態,其實仍然對現今的中共執政者不滿。

在立會內,議席數目相當重要,但更重要是議員的質量,今後西環VS本土將會是往後立會甚至整個香港政治形勢的格局。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